沉香解

“张爱玲不在。”

当你想离开那个传奇故事时……

当你想离开那个传奇故事的时候。
倒数几秒,试想几秒。

想黑瞎子皮衣曾划过沙砾时淡漠而坚定的影,或他叼烟常伴似笑非笑的神情。
他闻言会抖落烟灰干脆利落地起身,作势要给你一个离别拥抱。这动作裹挟来一阵热风,满怀硝烟、血性与命硬的柔情。前味笑你快走,后调一星挽留。

想解雨臣雷城一役后大病未愈、仍显苍白的面孔。他纤细双手无意拈兰花,转去揉捏作疼的太阳穴。即便是他也不复往昔,曾几何时那招贴画中人淡成一纸记文。
他不会再柔声细语,问你原因,骨子里的幼稚和恣肆一并发酵——不知道是否有和精神群待久的原因。
他清唱:解家大门常打开,欢迎你再回来。

想吴邪微顿的动作,从口中抽掉戒烟用的水果棒头硬糖,佯作嫌弃地朝你挥手。你欲行却听到摇椅颠簸、嘎吱作响,就像他脆弱的内脏挥霍寿命,不再倔强和年轻。
可你转身,看到他眼角的笑纹依旧,一如断桥残雪下的碧波,道道承载你我。他仍然希望所有人都好,青山不改,吴邪是碧水,坚冰之后,温柔长流。

想张起灵古井无波的眼眸因错愕而波澜微阔,他嘴唇颤动,到底说不出什么。时常失踪和漂泊的他也没有资格要求听书人停留。
他最终只是把眼底窥过的星尘给你,把藏红花别在你衣襟,用神佛般强大开辟天地,同时提醒你别向他学习,要你别忘记。

想王胖子嘈杂的京音,想潘子的衷心和三爷的苦心。想霍秀秀古灵精怪,云彩曾经如花笑靥,还有阿宁最后一瞥……

到如今我再问,你还忍不忍走?

评论(1)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