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解

“张爱玲不在。”

乍见之欢。

摸鱼小札:
一千零一回痛心,一千零一次一见钟情。@月落天白 

//


是方从无间深渊归来的洛冰河,裹挟着冷意,周遭是人群。
他一一应答问题,正颔首。姑娘迷了心窍,只注意青年人睫毛浓密又纤长,垂眼时宛若群敛翅飞鸟,鸦青色。说不上凛冽,但总归不甚温柔。洛冰河眼角有笑纹,是空谷浅壑,或湖上碧波,没有一道属于你我。

即便如此,这也确实是副令人心生亲近的皮囊。可眼下他被困在人潮或假意或真心的问候里,被框在恶与恨情绪之间——再漂亮到底是件死物,三魂七魄不剩多。

好在桂花迟,清秋也迟。青衫落拓的俗世仙人终于楼阁登顶。
四目相对之时,后者诚惶诚恐,几欲要走。
洛冰河但展眉,眼底川流不再干涸,游鱼出听、生生不息,声声欢喜。

评论(2)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