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解

“张爱玲不在。”

珍珠与红丝绒。

 

  她说的全然没有错,我的骨里是淌着那样股冷意的。必要时候浑着血抽出来,抖落青衣海棠作一杆笔或一柄锋刀,往任谁颈上砍一遭。漠漠然地听她哭抢叫嚣。

  痛开在刃上,而我在人间之上。
  夜半其实会有流动的温柔,呈现酒红,静静凋谢在天光的刀前。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