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解

“张爱玲不在。”

头号黑粉是我另一个身份的粉头。(下)

沙雕伪三角,OO到没C。

前文见合集。

-4-

 

  【震惊!科技精英居然对纽约好邻居做出这种事!】

  【贱默韦萎!帕克工业总裁仗势欺人人面兽心心怀不轨!潜规则下属!】

  【禁忌爱恋:总裁糖爹与英雄骨肉皮——蛛丝情迹】

  当这些印刷报纸被拍在彼得·帕克的办公桌上时,他的表情就像吃了一个反浩克战甲的头盔一样。年轻总裁动用全部力量才没有把咖啡笑喷在助理脸上,那一定会让安娜出离愤怒——虽然现在也差不了多少。

  “解释一下?”娇小的女士抄着手。

  “没什么好解释的。”帕克用手绢擦了擦嘴遮掩笑意,余光还不停地瞟最上一张报纸的副标题,“媒体有多喜欢胡编乱造你比我更清楚。”

  “我知道。可我也觉得你该好好考虑一下你的第二身份接下来还会带来多少麻烦了。”安娜哼了一声,而后语调转成幸灾乐祸,“实际上,这十几份诋毁中有很多来自一个人的投稿。”

  而且他就在来的路上。安娜把这句话吞了下去,耸耸肩,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5-

  彼得没有多在意,不如说他猜了个大概呢。

  所以当一身黑红色紧身衣的大高个出现在办公室门口时,他优雅地抿了一口咖啡:“请进,门没有阖。”

  帕克的态度显然不是死侍期待的。在他的想象里,小总裁应该因为那些报道恼羞成怒,或者又因死侍掌握了一点私密信息而畏得要死还偏装不在意。一边拿捏一边谈条件,最后迫不得已把蛛网拱手让人,这情形可爱得要死。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西装革履,和华尔街的婊.子一样精明得体。

  “嗒哒——介于你刚才可能没有看清,雇佣兵好心提醒,现在是全北美最超凡、最性感的死侍大驾光临。”他其实底气不足,尾音都飘得像受惊飞禽。

 

  而帕克则带着游刃有余的笑容,他捧着报纸说:“看,这就是我的惊讶脸。”

 

  “我一直有关注你在论坛的动向——别自作多情,也别摆出那种恶心表情,我这是出于对潜在危险的合理管控,谁知道你会有哪些超凡言论和行为?就像现在一样。”帕克晃了晃手里的报纸。

  “你觉得我和蜘蛛侠有不正当关系?”他轻轻地笑起来。

  “实际上我觉得你勾引他。”死侍有点咬牙切齿。“另外,我发现了一点你们之中的小秘密……”

  “如果你是说这部手机,”彼得风度翩翩地止住话题。他晃了晃手,一部手机从西装袖中滑出来,“昨天蜘蛛侠下班后放在我这的。你的论坛是由我回复,但我实在没想到你能靠一个地址联想出那么多有意思的发展……一晚上就写了十几篇精彩的控诉我的论文。”

  “确实是很有效率,考虑以后来我司工作?”死侍越来越沉默的状态让彼得感到得意极了,“还是说你创造时脑子里的两个声音也会帮忙么?”

  “别怀疑,对你和蛛网我都有用不完的热、情。另外,我可没对你说过我脑袋里的两个混蛋。小蜘蛛怎么什么都对你说?”

  “Opps.”彼得自觉失言,但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让他很快应对得当,“毕竟我和小蜘蛛的关系那么好?就像将你的投稿添油加醋的编者写的一样,我想你还没看过这段编撰……”

  顺着帕克的目光望过去,那是一段非常缠绵的描写,大意是在说总裁和蜘蛛侠有多如胶似漆之类的。死侍看得火气腾腾,而彼得其实在用另一页的填字游戏转移注意力,他的耳朵像枫叶和红椒一样又甜又辣。

  “帕克!”死侍很快就看不下去了,他愤怒地抬起头,一下子双手拍在帕克的办公桌上,整个人向前俯占据帕克的全部视野。彼得条件反射地想向后移,但他控制住这个念头。

  “现在,”总裁慢条斯理地低下头,把手机和领带夹(该死的他还真的戴了!)一齐取下来,“我来还点东西。谁叫你那么在意?”

  “不需要,”死侍终于站直回去,他侧过身看起来像要走了,语调反而扬起来。“你就抱着小蜘蛛领针哭去吧,哥之后还会做更多独一无二的情侣周边,我要用它们占满蛛网头的全身上下,让全纽约人民知道什么是单箭头邪教,什么才是官方!”

  你最近都看了什么乱七八糟……彼得真的很想笑出声,但他只是沉默地看韦德·威尔逊红红火火地走了,一如他恍恍惚惚地来。

  “你真下得去嘴。”等到不速之客离开后重新回来办公室的安娜说,“你一会还得用第二身份和他见面,这样难道不会精分吗?”

  彼得松了松领带:“我觉得我应该也去编几本书了,比如:总裁的诞生;精英/英雄是怎样练成的……”

  安娜翻了一个白眼:“先生,你会精神分裂的,我保证。”

-6-

  我想我能理解安娜了。

  彼得·帕克——现在是蜘蛛侠——第十五次把拦腰抱住他的死侍小心踹开。

  刚才还虎虎生威冲进帕克工业的雇佣兵现在娇弱得宛如绿巨人掌下的欺诈之神,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蜘蛛侠哭诉帕克总裁有多么恶劣。

 

  “他简直是恶魔!”在死侍试图往彼得臀部蹭的时候他嚎啕着说,“你应该看看那个笑容!他绝对是要吃了我!”

  “那大概也就只有他下得去嘴了。”蜘蛛侠无奈扶额。

  “总之,我纯真可爱的小蛛网……噢老天这触感真是……”转瞬即逝的柔软让韦德感慨,在对方暴怒之前义正辞严,“你永远、百分之千不能和那样的家伙继续同住!”

  他说完这话又开始撒起娇来,效果参考金刚芭比——绝对不会好,一会嚷着“帕克混蛋”一会“要亲要抱”,吵得蜘蛛侠本来已经对韦德消停的感应又开始跳。

  “我真佩服你的活力。”蛛网头煎熬地皱紧了眉,“你在彼得那里一套,又在我这一套……”

  “你真的不会精神分裂吗,韦德?”

 

-7-

  “每一个分裂的我都爱你。”当晚蜘蛛侠的备用号里他收到这样的短讯。

  “那你会爱每一个我吗?”刚结束最后工作的帕克总裁疲惫极了,打完这条消息后指尖滞留屏幕许久,自嘲真是头脑发热,于是没有发送。

  斜阳把桌案染成了玫瑰色,有什么亮闪闪的反光物品刺激到帕克的眼睛。他没有过多在意,只是抿了抿嘴,自言自语了一句:“夜巡工作是时候开始了。”

  “嗞——。”

  “咚——!”

-8-

  “耶稣基督啊,你怎么能摔成这样?”蜘蛛侠在接到死侍无法夜巡的短讯后冲到他家,对着瘫在两层之间楼梯上的烂肉不知从何下手,他把携带的包裹随手扔下。“你是听到隔壁超市墨西哥卷饼半价才这么激动吗?”

  “这是你会激动的,小穷鬼。——好吧也未必,谁知道你究竟多少余额呢。”死侍听起来有点奇怪和躲闪,他碎碎念着。“我只是刚才听到你的声音太…呃…了。”

  雇佣兵似乎话里有话,但年轻英雄忙于把他从楼梯扶起来,所以没有过多思考,只是随口应着:“噢那我真荣幸,可我记得我今晚见到你的第一句话是在呼喊主。”

  “是的没错你最对。嘿别管我了蛛网,让我一个人躺会。放着吧甜…心,它会自己长好的。”他的俏皮话都卡顿了起来,似乎真的伤很重的样子。脑子里的两个声音都进入贤者模式——不如说打从这篇够乱的同人创作开始它们就没有添乱了。

  蛛网担忧地看着他:“你真的不需要我做什么吗?”

  “去守护你的纽约吧好邻居,人们需要你。至于我……”韦德难得需要一点宁静的思考时间,即使他已经躺很久了,“我需要这部新买就和我一样惨烈碎屏的手机,以及一个论坛账号。”

  “嘿。……我没想到你真这么讨厌彼得。”蛛网愣了一下,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他来到窗口准备离开,“这个时候还要发东西骂他么?”

  

  死侍也愣了一会,似乎在回味刚才那句话里当事人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委屈和不满。他沉默的时间太久,久到彼得已经一脚踏出了安全屋。

  “讨厌?…不,再也不了。”

  风呼啸而过蜘蛛侠的面孔,似乎能吹散所有好的坏的。

  但幸运的是,那句话并没有消散进风。它稳当地落进红制服couple的耳中。

-9-

  五分钟后帕克工业的官网少了几十条差评,丢失了几百个话题,注销了一个名为“钟爱小蜘蛛、臭帕克滚粗”的ID。

  一起销毁的还有一个远程监听器,另一端连在帕克工业总裁办公桌。

-10-

  一个全新的账号出现在论坛里,用户名为“翘屁嫩总追随者”。

  几乎同时间,死侍AKA韦德·温斯顿·威尔逊在蜘蛛侠AKA彼得·本杰明·帕克遗落在沙发上的手机里看到一条编辑未发送的短信。

  他笑了一会,摁下发送键。

  然后用自己的手机留下肯定回复。





   “你会爱每一个我吗?”

   “虽然这一时半会难以接受——但当然了,我最调皮也最可爱的英雄。”

-完-

评论(16)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