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解

“张爱玲不在。”

头号黑粉是我另一个身份的粉头。(上)

沙雕伪三角,OO到无C。

简称:非黑即粉。

-0-

死侍AKA韦德·温斯顿·威尔逊永远喜欢蜘蛛侠。

按照我写作的对仗习惯,在“蜘蛛侠”三个字之后应该也会出现“AKA 谁谁谁”。

但可惜的是,这个故事里,我们可爱又迷人的反英雄角色并不知道蜘蛛侠是谁。

好吧,起码暂时如此。

-1-

著名的帕克工业当然有官网以及属于自己的论坛。它可供交流科技、提出建议和意见,有粉丝(大多是总裁个人颜粉)在评论中表白与赞美,当然也有阴谋论者大放厥词。

同样频出在论坛中的还有一种生物,叫做黑粉。

 

他们无聊、有耐心、且火眼金睛,每日工作就是盯着他们讨厌的人的一举一动。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用词之恶毒、角度之刁钻,你甚至会觉得那是出于好美好美的爱情。

一般黑粉都针对明星,很难想象彼得·帕克作为一个科技工业的首席执行官也会享此殊荣。

可事实如此,从帕克论坛建立至今,有一个极为锲而不舍的黑粉,从各个角度挑刺——小及总裁一次糟糕的领带选择,大及新设备生产批次问题。总而言之,什么都杠。

而我们都知道那是谁。

-2-

  “听听,听听臭屁帕克今天在发布会上的发言!他读technique那个单词时怎么回事?是风太大闪着舌头了吗?我都不知道他有那么强的搞笑天赋。”

夜巡之后,纽约某大楼的背风口,死侍在手机上敲敲打打骂骂咧咧,“还有他那个红蓝领带夹,我怎么总觉得很熟…悉…”

 

  本来选择性失聪的蜘蛛侠心里咯噔了一下,一边责骂自己的粗心,一边反应很快地用蛛网把死侍的手机粘了过来,打断了后者放大图看的动作:“嘿,你的礼仪哪去了?先不说夜巡间使用电子产品,你确定要在我面前说彼得的坏话吗?”

  见死侍还狐疑地盯着他,蜘蛛侠只好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脸:“我承认,那个领带夹是我送……借给彼得的。”

  在死侍爆发出一系列拖长的哀嚎之前,蜘蛛侠快速地解释:“你知道,我不太用得上这种小东西对吧?彼得他很适合也很喜欢,我是这么觉得的。我说是你送的,他也表达了感激……”

  “你可以把它夹在其他地方呀!比如袖口!”死侍把袖子在蜘蛛侠眼前乱晃,黑红色的反光把年轻英雄的眼睛恍得难受。雇佣兵戏剧化地捂住脸,难过地蹲伏在地上,“那么说,我和帕克呕——我和帕克别了那么久的情侣领针吗!这简直是在强暴我的灵魂!”

 

  “我感觉我要死了!真真正正的,心灵加肉体!要蛛网亲亲才能好起来。”

  “呃,你是说蜘蛛侠和死侍是情侣对吗?”死侍故作姿态的样子把蜘蛛侠心里唯一一点心虚也磨没了。他眯起眼睛,黑色的眼眶线条很像猫科动物,危险之外还有一点狡黠。

  按你说的话,你和帕克都穿了好久的情侣制服啦。

-3-

  死侍回到安全屋,对电脑键盘上下其手,十个手指砸出花来。

【今天发生了一件更令人作呕的事情——嘿别笑,这可是全年龄向同人创作,我不能用更过的词语了。

  我要接发彼得·粪蛋·帕克的真面目。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不知道,他不仅是一个万恶的资产阶级毒瘤,更是一个欺诈犯,(说实话我怀疑他其实有魅魔属性什么)他把纽约好邻居——全美最翘臀部获奖者——我的蛛网头迷得神魂颠倒,甚至从他那里骗走了我们的定情信物。

   闻者伤心见者流泪,这件事让哥难过得好像看了《社交网络》十遍,连宝贝墨西哥卷都只吃了三个。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该死的破烂键盘,我想我可以再骂帕克十三英寸羊皮纸。可谁叫我的手机被亲亲小蜘蛛拿走忘了还呢?噢这可真令我嫉妒,我的手机居然可以和他共度良宵么?】

  他打完这些乱七八糟的字就洗澡去了,并没有等待回复,毕竟在暴露这个账号的主人就是死侍后,很少有人敢与他斗嘴了。

  可出乎预料的是,在他哼着小曲、假装吹着头时出来时,屏幕上赫然出现一条新消息。

  【造谣是会被抓的,威尔逊先生。我们都知道局子奈何不了你,可在纽约总有一个人能,哼?】

  噢,这欠揍语气的滋味居然该死的甜美。

  死侍眯起了蓝眼睛,一点好奇的情绪翻涌起来。他没有回复,而是径直搜查了对方IP地址,并且定位了手机型号等等信息。

 

  地址是帕克工业本部。

  手机是他被蜘蛛侠拿走的那部。

  很好。真相大白。显而易见。聪明绝顶雇佣兵居然被蒙骗了这样久。

  死侍丰富的内心限时限地此时此刻翻涌起一股复杂的情绪,有怀疑,但更多的是愤怒。他不可思议地喃喃自语:

  帕克和蛛网……

  帕克和蛛网居然……
  






  “帕克和蛛网居然同居!?”

 

评论(15)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