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解

“张爱玲不在。”

《小王子》(主瓶邪、副黑花)

一场终点为重逢的冬逃。 


-

 B612星球迎来冰封,这是土耳其科学家当年没法料想的。
猴面包树稍结了冰,它们再也没法做坏事。可小王子的椅子也被冻入疆土,吴邪很难再挪动他,好看四十三次日落。

“时间不多了。”
小王子的玫瑰这样说,那是藏青色的。它作为种子活过三千年那么久,在一次星际旅途中由风吹到这个星球,扎根、长成。

“噢,”小王子其实不太能理解他在说什么,“小哥,你真的不用屏风或者玻璃罩子么?”
玫瑰摇摆身子,是拒绝的意思:“你该走了。”

“可我听说——玫瑰都很娇弱。”小王子背好他的行装,可是还恋恋不舍,“你既不劳驾要水,又不需要我驱虫……”

“我有四根刺。”玫瑰为让小主人放心才这样说。
一根刺抵御寒冷,一根刺抗击外来物。
一根刺做助你翻过坎坷的拐棍,一根刺警告自己:不能忘了你。

小王子颔首,他的脚心已经感到冰冻的凉意:
“好吧,那我走了。”他转过身,张开双臂做出飞翔的姿势,“冰河时期结束我就回来的。”
冰河时期有十年。玫瑰也颔首,看小王子乘风闯入宇宙。

“等我回家,我们再一起看日落吧。”

-

小王子在宇宙中遨游许久,他看到漂浮的青铜狐狸面具。幻彩的鲨鱼在云海潜伏,而云那一端长出一颗青铜参天树,树叶之后有高耸的山峰万重……

宇宙太奇妙了!小王子惊叹不已。简直什么都有。
那其他星球上又会怎么样呢,也是这么美丽么?总不会像我那一样,天寒地冻。

抱着希冀的小王子降落在第一个行星。325行星只有一个住民,他是一个国王。

国王体型庞大,肚子像一个吹开的气球。虽然吴邪没有见过气球,这是笔者臆断的。

“嚯,来了一个臣民!”国王叫喊起来。

他从没有见过我,怎么认得我是他的臣民呢?小王子这样想,可他没有生气,他只想找一个地方落脚——这太难了。

整个星球都被国王的紫色貂皮长袍盖满了,吴邪花费大力气才找到一点缝隙。

“你好,我是B612行星的小王子。”
“您好,”国王比吴邪想得有礼貌许多,“鄙姓王,是325的国王。”

国王是至高无上的,即使这个国王不英俊,穿衣品味糟糕,他依然是至高无上的王。吴邪于是试探着问:“如果你是国王,应该什么都能做到。”

国王没有正面回答:“但我是一个好国王,我不会下无理取闹的命令。”
小王子失望起来,那和他没什么两样,他起码有一朵玫瑰。玫瑰强大如神佛。

国王注意到他的表情,继续说:“但我可以下命令,一天看两千次日落,听太阳说相声,把阳光当作金子……这个国度上,只有两件事情我不能做到。”
“——我不能让一个将军变成蝴蝶。”
小王子问:“那另一样呢?”

国王的语气不再那么慷慨激昂了:“我不能让一朵云彩为我停留。”

小王子感到难过,他长久地沉默之后,逾矩地拍一拍国王的胖手:“我也不能陪伴我的玫瑰。”

“你是一个好伙计。”国王努挤出一个笑容,“我愿意封你为使者。向宇宙传播爱与快乐。”

“好的。”小王子向他的新朋友行一个礼,“我会尽量完成任务的。”

-

小王子乘着风,来到第二个星球。
第二颗星球住着一个爱慕虚荣的…小气鬼。

“啊!太糟了,有一个仰慕我偶像的人来拜访了!”他好像把一切旅人都当作敌人来看。
“你好。”这时候小王子脾气还很好,“你的纹身好奇怪哟!”

“你胆敢这么说!”爱慕虚荣的人气愤起来,“这可是和我偶像同样的!你一定是嫉妒,否则不会这样说!”

小王子脑袋被吵得有点疼:他才不知道什么偶像,他已经有一朵独一无二的藏蓝色玫瑰花了。

那个姓刘的家伙还在不停地要他给偶像道歉,要他鞠躬。可是吴邪不想鞠躬,他甚至不想和这个人相处哪怕一秒钟。

他随手招来了一阵风,飞走的时候自言自语说:真抱歉,胖国王。这个星球只适合一个人快乐。

-

小王子来到327星球。他听说星球的主人脾气很糟,只有醉酒时才安静许多。

吴邪小心翼翼踏上星球。这个星球也是那么渺小,一眼能够望到头,能望到那个在一块石碑前侧坐的人。

“您好。”小王子隔很远问候。
糟脾气的人果然喝醉了,拿着酒瓶朝他挥手。
“先生,你是谁?你为什么酗酒?”
酒鬼沉默片刻才回答道:“我姓江,我很难过,所以酗酒浇愁。”

小王子心想终于轮上他大显身手:“一个人喝酒还是很难过的,你为什么不去找朋友一起,却要在这喝呢?”
江酒鬼回答道:“我没有朋友,我也不是一个人。”他拍了拍那块石碑,“这是我姐姐的墓,她死了,所以我才那么难过。”

“这里还有很多人的墓碑,比如一个忠心耿耿的退役军…不过那不归我管。”

这我帮不上忙,对不起。小王子想发声,可好像被一串铜钱、一声枪响堵在喉咙孔。他也被这种悲伤感染到,痛苦地握紧拳头。

然后逃也似地飞走。

-

这是第四个星球,小王子扳着手指头数。

第四颗星球比先前的要大上许多,它很繁荣,是一个盛世。盛世的缔造者是一个漂亮的年轻商人,胭脂红面的绅士,他的衣领别着舒俱来戒指。

吴邪走近他的时候,他正在稿纸上演算:“本月解家在古董方面的收益是零点八亿,算上拍卖行的正生意总计一点四亿,按照这个趋势比上季度降低了零点零零三个百分……”

“您好。”小王子大声地打扰,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并不畏惧商人,“我是B612星球的小王子,吴邪。”
“你好。”商人温和而冷淡地回应,“我是解语花。”

“这个名字很霸气。”小王子夸奖道。
商人礼貌地微笑一下:“谢谢你。”而后他垂下眼,继续计算,“零点零零三个百分点,相比上上季度……”

小王子听了一会,感到无聊得很。于是他决定在这个星球转一转,星球实在是太繁华了,可是又很凄冷。因为那些四角楼台是死的,海棠花是死的。漂亮的东西都好像是死了。 

记忆中招贴画走下来的漂亮女孩也像死了。

小王子兴致阑珊地回到原点,商人还在进行计算。于是他再一次打断:“你没日没夜地这样算,不会觉得错失许多美好的人与事物吗?”

“你是说你这样的人与事物?”解语花开一个不幽默的笑话,“不会的,我忙着呢。”

小王子耸肩:“好吧,那我再冒昧问一下,那个粉红色戒指是怎么回事?”
“我很忙。”商人誊写的动作顿了顿,然后继续,他再也不抬头看吴邪了。“你该离开了。”

于是刮来一阵孤独的冷风,小王子再一次踏上旅程。

-

这不是愉快的旅行。失去恋人的国王、计较的人、酗酒的弟弟,还有没有爱与自由的商人。小王子惋叹着,他希望新的星球不是这样。

他停在一个漆黑的星球,星球非常小,比他见到过的任何一个都要小。

“有人在吗?”小王子试探着问。
“您…您好。”他背后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
“您是谁?这是什么地方?”小王子转身,注意到那是一个打着萤火虫灯的短发姑娘。

“我姓白,是这个国度的掌灯人。”
“你的灯不够亮,这么小的国度仍然一片漆黑呢。”小王子环顾四周。
“如果宇宙的快乐有很多,灯就会亮起来;可如果没有…我就会失职了。”白掌灯平静地说。

“真抱歉,我没有办法带给宇宙快乐。”小王子有些歉意,“可我也不能总把自己当救世主——”
“是的,”掌灯女孩笑起来,“如果我失去现在的职业,我就只做小王子的掌灯人。”
做他的后盾。

小王子还想回话呢,掌灯人的身影就隐去了。他反而听到另一个人的声音。
是解语花。

“你的下一站是地球?”他问。
小王子点头:“是的,怎么了?”
商人从粉衬衣的口袋里掏出那只戒指:“地球上有一条蛇…我是说,如果你见到他的话,把这个交给他,请他亲手还我。还给解雨臣。”

小王子露出笑容,他想,掌灯人的灯此时此刻应该也亮一点了,因为商人的心脏又跳出火红的颜色,爱在挣脱枷锁。
小王子郑重地接过戒指,他说:“好的。”

-

地球真七彩斑斓,这一块的灯光灭了,那一块灯光又闪烁起来。这里更有成千上万的人,可是小王子不要找人,他要找一条蛇。

蛇的眼睛不太好,他肯定不喜欢灯光。于是小王子选择着陆到一个没有灯光的地方。

“晚安。”小王子渴望得到一个回答。
一个月色的环状物活动起来:“晚安。”
“这是哪里?你是谁?”小王子感觉到有危险的气味,他向后退。
“这是地球的沙漠,我是黑瞎子,是一条蛇。”那个黑色家伙钻出白沙,神经质地咯咯笑起来,“比起这个,你能告诉我——”
“为什么你身上有我的东西么?”

这是一条眼镜蛇,吴邪想,可他并不害怕,因为他的玫瑰花送给他百毒不侵的能力。
小王子勇敢地把粉戒指掏出来:“你说这个么?这是小花…小花是谁?这是一个商人托我带给你的。”

蛇怔住了。他摇身变身成为一个高大又帅气的男子,他拿过戒指:“噢,他怎么说?”

“他说要你亲手给他。”小王子复述解语花的话,“等等!你能回到宇宙么?”
“当然可以了。”黑瞎子又变回了蛇,他把戒指戴在尾巴上,紧紧保护起来,“怎么,你要回去?”
“是的,你可以带领我么?小花都没有给我托物的报酬。”小王子恳请道,他旅行已经很久,他那朵坏记性的玫瑰花会不会忘却了他呢?

“当然可以了。”蛇答应得很利落,“不过还没到时候,等我求婚成功再说。”
他说完这话,一下子潜入细沙里,任凭吴邪呼唤都不出现。

小王子有些生气,他下定决心要凭自己的力量回到玫瑰身边。

-

小王子没有风的助力,只好靠双腿行走。他走啊走,走出沙漠,走过绿水青山。这一路上遇到无关紧要的人,他们或者欺骗他,或者给他帮助。 

他吻过风雪与坚冰,看碧波长流粼粼。

小王子来到一个秘密花园,这里有玻璃温室,里面种着很多的、同一种美丽花朵。

“女士们好,你们是什么?”小王子献上一个笨拙的屈膝礼,他觉得这花的花瓣很眼熟。
“你好呀,小王子。”其中一位娇声回答,“我是秀秀,是一朵玫瑰花。”

“玫瑰花?!”小王子惊讶,“你说,你是一朵玫瑰花?”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呀,我叫海婷,我也是一朵玫瑰花。”另一位小姐笑着回答。

“太不可思议了。”小王子低下身观察,“我还以为世界上只有一朵玫瑰花啦。”那就是他。
红与粉的玫瑰们笑歪婀娜的身子。
“不过,他是独一无二的。”小王子用一种近乎炫耀的语气说,“他不需要玫瑰罩子,他可以抵御严寒,他有四根坚不可摧的刺。”

“他和你们不一样,他是独一无二的。”

“瞧瞧,”秀秀没有在意他的失礼,和女伴低语,“小王子已经驯化那个'他'了。”
“说不定是'他'驯化了小王子呀。”海婷伸出叶片,遮住因八卦羞红的面。

-

小王子把玫瑰的闲话丢在脑后,他又走入一片麦田。
这是一个丰收的秋天,农人收割的一定是富足与笑脸。因为麦子长得齐腰高,而在一片金黄色里透露出一抹橘红色。

地球上奇妙的物种太多了。小王子想着,并向那橘红色发问:“您又是什么呢?”
“我是一只狐狸。”它缓步从阴影走出来,它是一只不那么年轻的狐狸,稀疏的皮毛遮不住左臂十七划刀疤,“你好,我是吴邪。”

“你是吴邪?”小王子不可置信地嚷起来,“可我才是吴邪。”

“地球上可以有千万个吴邪。但我们是有关联的,我曾经是你,”狐狸掰了一根麦梗,叼烟似地咬进嘴里,“如果你把代表天真无邪的绵羊关进笼子,你也可以变成我。”

“我听不懂这个。”小王子盘腿而坐。

“我也不想和你解释这个,我更希望你驯化我。”狐狸走近一步。
“什么叫驯化呢?”
“驯化就是建立关系。”
“为什么要建立关系?”

“你真的很好奇。”狐狸佯装不耐烦的口气,他面对曾经的自己并没有真正生气,“建立关系,我才能转化成你——我才能回归成你。”

“这样他才会记得我。”狐狸喃喃自语。

“这太悲痛了。”小王子眼眶中盈满晶莹,他甚至不明白流泪的原因,他为什么要为素昧平生的自己哭泣?只是狐狸口中那一份感情太过沉重,跨越生死难以名状那种,压得小王子喘不过气。
“可我觉得,无论你变成什么模样——”

“他都会记得你,独一无二的你、素昧平生的你。他不会忘记。”

“也许吧。”狐狸愣住,随后它好像释怀一样地笑起来,把麦梗扔到田野里。稻花香它闻不到,可是能感受到绚烂的秋光。“走吧小王子,去你该去的地方。”

-

在狐狸的护送下,小王子又一次回到非洲沙漠。
没想到黑瞎子——那条蛇居然在沙丘上等着,看上去心情很不错。他唱一首滑稽歌。

“嘿,小王子,又见面了。”
“是的。你现在该兑现承诺,带我回去了。”吴邪眼光真挚,可是话里暗含锐气。
“如果想要回到宇宙,就只有在这个星球上死去。我为一个人已经死过百千回了。”蛇很无所谓地摊手,“不过我找到一个更好的办法,所以你不必要死去。”

“我只是想再见到我的玫瑰,生死不论。”小王子抬起头,向男人提出要求。
“我知道。”黑瞎子嘴里咬香烟,含混不清地说,“所以你猜我为你带来什么?”

蛇拿出一张破报纸,包着一朵藏青的玫瑰。

“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小王子把它夺过来,刺破手也不在意,“玫瑰总是很娇弱……还好我的玫瑰不同。”

“他有四根刺,他可以把所有苦难杀死。”小王子仔细地把玫瑰插进沙堆里,手指流出的血催醒花瓣。在骤然扬起的沙尘散去之后,蛇已然远走,它再一次死去,为陪329星球上一个心爱的商人。

而小王子的面前则凭空多出一个人,一个穿藏青连帽衫的男人。
“小哥,晚上好。”吴邪挠一挠脸颊,“从今以后只能在地球看日落了,一天只有一次。你不会介意吧?”

张起灵无言摇头,眼底像是压了冰河时期遗留的寒冰,察觉不出感情。可是在与吴邪四目相对的一刻,星球炸裂催出的火热又烧破了坚冰和冷意,软化他风骨与过于尖利的刺。

相隔童话故事记载的十年,
玫瑰终于把小王子拥入怀中。

张起灵在初秋暖风中曳倒身子。
“好久不见。”他说。

评论(3)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