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解

“张爱玲不在。”

千岁/京夜有雨/余光中。

我写解雨臣,爱从牙牙学语写到咿咿呀呀,从少年风流写到意气风发。写他万般矜贵和温柔,最后写他年轻不再、眼角波纹。
 
可我还要继续,美人在骨不在皮,我不信他会真正老去。

 
-京夜有雨-

   伞不够包容。水珠顺着解雨臣发丝亡命天涯,流到他耳廓边却迟迟不落下。

   在黑瞎子看来这很像他带透明耳坠,圆润剔透的一枚,映影光怪陆离金迷纸醉。

   解雨臣没多在意,他往爱人一侧偏了偏伞,说想不到你是浪漫主义者。

  黑瞎子凑很近,余光里灯红酒绿都是朦朦胧胧。他只能看清不再年轻的解雨臣眼里碎了一地星,万般矜贵。

  他闻言沉默,后又笑起来:

  “宝贝,我一直都是的。”

-余光中-

  解雨臣笑起来总是很平淡,嘴唇薄得同花瓣一分二又合拢。下颚和鼻头轮廓锋利,月光湿湿冷冷地顺着滑落,圆满了一地李白的霜。云来,遮他淡春山般的眉眼,墨似融入夜深。钟情只需一眼!

  哪里再需要雪,他就是绝色,他立过的地方就喷出水仙红莲。

  
  所以黑瞎子朦朦胧的余光中都是他了,余生也是的。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