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解

“张爱玲不在。”

💗💖少女病*💖💗

RR贱*加菲(???)虫。

  死侍是一个精神病。
  这是全纽约人民公认的事情。他疯癫,他狂躁,有极强的伤害与自残倾向。
 
  韦德·æ¸©æ–¯é¡¿·å¨å°”逊是一个可爱的精神病。
  这是纽约好邻居压在舌苔底的事情。即使他疯癫、狂躁、黄暴,模糊的血肉底下藏着一颗脆弱少女心。
  

  这听起来似乎有些玩笑,但事实的确是这样。如果彩虹马玩偶、美乐蒂小挎包*、还有堆满桌的盲盒公仔还不够有力,那么彼得·å¸•å…‹æ— æ„åœ¨æŸœåº•å‘现的大盒化妆品应该可以证明。

  四肢修长且柔软的大男孩想了想,最终还是将那件“证物”放回原处。
  

  “韦德确实很在乎自己的相貌。”彼得小鹿一样清澈的蜜褐色眼睛里波光粼粼。
   雇佣兵也许会像一个女高中生一样,迫切地想用粉底盖掉脸上的痘印。
  

  这个场景该多有趣!好邻居不由自主地抿出笑容,而后又倏地悲伤起来。他的爱人总是因为那些丑陋的伤疤而自卑,并害怕得到他的厌恶。其实彼得关注的从来只有疤痕下掩盖的痛楚。
  而非那些胭脂色盆地。

  可是无论彼得解释多少次,那个佣兵都不会信。——这又是一条证据,大男孩想,他多像一个青春期女生,敏感、脆弱,封闭在小世界里,不接受任何人的好意。

  我认定韦德有少女病,而且深入骨髓,难以医治。伟大的蜘蛛侠不能允许任何一个市民生活在水深火热,哪怕只是心理上的。
  年轻的英雄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助人的机会。

  所以雇佣兵推开房门的同时,蓄势待发的小太阳就像一个糖心炮弹一样冲他发射过去,结结实实地撞在韦德怀里。
  “晚上好韦德,”他微微踮了一下脚,把光洁的额头抵在爱人的肩膀上,“辛苦的一天不是吗?需不需要好邻居的按摩服务?”

  韦德有点恍惚地反手关门:“噢甜心…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吗?雇佣兵的幸运周一?”

  (今天可不是恋爱纪念日、也不是相遇日。)
    [也不是他的或你的生日——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来着?]

  “嘿,”彼得抬起眼来,将雇佣兵的头套小心地摘下来,甩到沙发上,“只是一个归家拥抱。”
  韦德笑嘻嘻地捏他泛红的圆润鼻头:“可你平时从来不这样。是一时心血来潮还是做了什么坏事吗?勇敢地说出来,我可不忍心对你怎么样。”

  “你如果不一边说一边掐我的屁股,这话可能还令人感动一点。”大男孩声音又闷又软,像是在蒸锅里放久了的糯米。“我只是想,以前会不会对你有点太冷淡?”
  他有点尴尬地补上:“你是不是时常感觉不到安全感?”

  “噢!”韦德尖着嗓子喊出这样一句,“相信我宝贝儿,这世上没有什么比做蜘蛛侠的男友更酷、更有安全感的事了。毕竟你可是一个臂力二十五吨的怪力小孩?”
(他抱你时都不敢用力,他真是个天使。)
   [他小心翼翼的动作多可爱,他是个天使。]

  不用你们多说我也知道他是个天使。雇佣兵暗暗地给两个声音回嘴,目光温柔地向着表情纠结的男孩:“我是做了什么给你错觉吗?”

  “好吧,其实我想告诉你,韦德,不止你一个人患得患失。”他保持了一点距离,腰臀仍然被箍着,“就像你总是担心我会嫌弃你,所以尽可能地去弥补。但其实我也一样。”

  “你看,我曾是一个书呆,刚得到蜘蛛力量会把篮板拍坏、门把扭断。我做过许多至今无法自我原谅的事情,我失去过我的亲人、恋人、友人,很多时候我都觉得很糟糕。”

  “听你否定自己我的心都要碎了。”雇佣兵挤眉弄眼。
  彼得噗嗤地笑出声:“我是说,我们都不完美。”

  “我们都有许多毛病,担心着这些劣根性会影响到自己在爱人心中的地位。同样也在这样的惶恐中或隐藏或改进,我们想呈现出无暇的自己。
  我们往往太过敏感,在不必要的地方细腻。我们都患上了可爱又可气的少女病。但显然你比我更严重一点,哈哈。”
  
  大男孩很乖地眯起眼睛:我相信你能接受我的一切,即使我变老变丑、感官退化,大小便失禁,你的爱意也不会减轻。而我更会努力去接受你的所有。(前提不可以逾越底线。)

(所以……)
   [不妨大胆一点?]

  韦德·å¨å°”逊搂紧了仍然年轻而靓丽的彼得。

 ï¼ˆç”œå¿ƒè¯´äº†è¿™ä¹ˆå¤šï¼Œä½ åªç»™ä¸€ä¸ªæ‹¥æŠ±ï¼Ÿè®¤çœŸçš„?)
   [快吻他,蠢货。]

  在雇佣兵付诸行动之前,彼得·å¸•å…‹å·²ç»æ‚住他的脸颊,感受着指腹下屏息凝神的坑洼,嘴唇坚定地贴过去。
  蜘蛛侠给了一个史上最温柔的吻,空气和灰尘安静地记录着。
  而雇佣兵则负责加深它,那些深层的动作永远得靠他来做。大男孩打退堂鼓的机会已经没有了,只能涨红脸涨湿眼眶,幸福地被迫唇齿相依。

  十二点的钟声从很远的地方响起来,丑陋的蛾子扑棱着翅膀从他们耳边飞过直奔灯光。吻开始的原因、那盒化妆品、那些不安都融化在暖融融的气氛里。
  除却彼此,一切都无关紧要。
 
  
(‘嘘!那边窗户里亮起的是什么光?哦,那是东方,他就是太阳。’*)
  [让我们悄悄地亲吻吧,亲吻爱情,不要惊扰天荒地老。]

—FIN—

后记:

  一吻毕,韦德轻微地喘着气:“所以甜心你现在可以告诉我究竟是因为什么?”
  “因为我在柜子底下发现一盒化妆品,我怀疑你的少女病加重了。”彼得认真地说。

  “好消息是幸好你只发现了那个。”混蛋雇佣兵放肆地笑起来,浪漫荡然无存,“其实我还买了各式各样的假发、蕾丝内衣和蝴蝶结吊袜带。”

  “更好的消息是,”韦德压低嗓音到他耳边说,“那些都是给你准备的。”

/
*关于雇佣兵与英雄对少女病的定义:即具备普遍青春期少女的因素:少女心、敏感、自我、患得患失。
  *美乐蒂挎包:是七二太太的《两角关系》里提到的。 @72度.
  *选改自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

/
我既不会写荤话也不会写骚话,耍流氓耍起来像三岁小孩,
还是叫奶氓吧。
 
 
 

 

 
 

评论(11)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