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解

“张爱玲不在。”

Billet-doux💌(Chapitre:3)

RR贱*荷兰虫。
前文见合集。

  “宝贝你闭眼了吗?”
  “闭眼了!”

“真的闭了吗?”
“我真的、一百分、用我所有的好来做担保,我闭了!”

 é›‡ä½£å…µæ²¡æœ‰å†æŽ¥è¯ï¼Œå½¼å¾—·æŽ¥å»å¤±è´¥åä¸€æ¬¡·å¸•å…‹èƒ½æ„Ÿè§‰åˆ°ä¸€ä¸ªçƒ­æºé è¿‘过来,他的喉结动了动,眯着眼睛看爱人靠近过来。

  十公分——
  五公分——
  三公分——

  “——喔不!”雇佣兵一下子退后,手忙脚乱地把面罩扯下来,同时发出尖叫。他声音几乎震破了青年敏感的耳膜。“你这个史上最甜蜜的小混蛋!芳心欺诈犯!”

  “你没闭眼睛!你的面罩揭穿你了,那两道性感的眼线没有贴合——你是不是已经看到了!?”他一个后滚翻站起来,不安地踱步,“我的蜜糖要离我远去了,我花了好大心思追他的!”
 
(哥们,是他追的你。)
  [附议,毕竟你是个逊咖,没勇气。]

  接吻失败十二次的蜘蛛侠有气无力:“首先,我没有看到。其次我想纠正一下,是我追的你。”
 
  (嘿,他和我有心灵感应!)
   [是我们。]

  “最后——”年轻的英雄站起来,也只不过过死侍肩头,“韦德,我受够了。”

  “不…”雇佣兵听到这话愣住,他的膝盖猝然下压,好像支撑他的所有力气被蹭入空气里。蜘蛛侠反应极快地冲过去,整个撞进他怀里,抱住、扶稳:“韦德,我希望你只对我下跪一次,而且是单膝的。”

  在他自己为这句话脸红之前,彼得接着说:“我说我受够了,指的是现在这样。你不和我接吻…呃。”他的耳朵烧起来,“我没有得到我作为恋人应有的特权,你懂吗?”

  高大的佣兵把他抱起来,两个人隔着一层面罩鼻尖对鼻尖:“宝贝儿,我敢保证,在这之外我能给你更多、更深的特权。”他的声音很低,又离得太近,撩起一阵热带风暴。

  蜘蛛侠挣扎了一下:“别这样……”
  “但除了这个。”韦德声音含笑,“我说真的,你不会想看到这张脸的。我自己都不会,我们都不会。”
   
  (这个‘我们’包括我。)

  “可这很不公平。”少年用一种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又甜又哑的语调,这在恋人听来简直是撒娇,“你看到了我的脸,连我嘴边的饼干屑都看到了。我却连你的手都没见过。”

  这当然是一个谎言。彼得悄悄地想。但是无关紧要。
 
  而雇佣兵则沉默了。

  “…好吧。”英雄故意叹了口气,他从爱人的怀里跳出来转过头,鼻腔里愤愤地哼出声。“没什么好奇怪的,书呆子彼得·æœ¬æ°æ˜Ž·å¸•å…‹æœ‰ä»€ä¹ˆèµ„格看到威尔逊先生的脸呢?”

  他把面罩拉好了,头也不回地摆手:“我宣布夜巡和约会结束,死侍。”
  
  蜘蛛侠的手抬起来,摁蛛网发射器的动作比平日慢了一拍,正好给身后的人一个机会。

  “我错了,宝贝儿。”雇佣兵追过来,从后将他抱进怀里蹭着他的发顶,“你说要见手,那就从手开始,好吗?给我多一些时间,嗯?自卑的雇佣兵也好想亲你,让你漂亮的嘴唇红过白雪公主。”

  彼得帕克在心中“耶”了一声,然后抱着手臂转过来,居低临下地点下巴:“看你表现。”

/

  蜘蛛侠面罩上的一双眼睛蹬得大大的——不是他想,但他一定要作出这副期待和认真的样。毕竟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爱人的手,huh?

  暗红色的手套被一点一点摘下来,逐渐露出来的是暗色肌肤,还有坑坑洼洼的伤疤。雇佣兵小心地观察着蜘蛛侠的表情,并决定在对方露出厌恶的第一时间就把这只手切掉。

  血也比这个好。他想。

  出乎意料的是,彼得帕克只是一个俯身,快速地紧握住那只手。雇佣兵这才注意到他也早将手露出来了——方便的纳米战服。

  限时限地,本世纪最动人场景:彼得那双柔软的、白皙的手握住他羞于见人的斑驳不堪,动作坚定而虔诚,男孩的脉搏声顺着血管传过来,和他交织在一起。
 
(真不敢相信,这感觉不是很赖!)
  [他永远是最好的,是他中和了我们的肮脏。]

  等雇佣兵反应过来,试图抽回手的时候,已经没有使力的余地了。他慌慌张张:“不,亲爱的……这很丑陋……”

  “嘿!它哪有你说的夸张,”小男孩把头部的制服也去掉了,露出乱糟糟的卷发和明亮如星的眼睛,“它只是受到的痛多了一点罢。”

  “而我——”他将韦德的手握着举高了,凑到脸边,“我很喜欢它。就像我喜欢你一样。”

  雇佣兵瞪大了眼睛,看着年轻英雄的动作。
  这是他收到来自蜘蛛侠的第一个吻。
  它轻柔得羽毛,落在手背的一块红伤疤上。

  “我开始嫉妒这块疤啦。”他颤抖着说,一动不动地坐着,“小甜熊,你是个实实在在的英雄,我说真的。”

  (你拯救了我。)
    [你拯救了我。]

  “怎么样,摘个手套不是很难,对吧?”彼得眼睛笑得弯弯的,“比不灭活那些罪大恶极的混蛋简单得多?”

  “但对于一个罪大恶极的混蛋来说可不是这么一回事。”雇佣兵好像恢复了打趣的精力,“你真不知道自己刚才有多天使,我有多想对你做一些不被原谅的事。”

  “你不会的,韦德。”蜘蛛侠很轻松地蹭过去,跨进他膝盖围起的壁垒,“你有自己的底线。”
  “不让你看我身体的任何一部分曾经也是一条底线,不和未成年谈恋爱也是一条底线。”雇佣兵试探着回握住彼得。

  “我很荣幸打破两条,不过更过分的还是算了,”英雄靠到他肩上,将话题引到别处,“韦德,你刚刚做得真好。我们之后可以牵手了。”

  “你在夸我…那我可以讨一点属于自己的奖励吗?”雇佣兵摩挲着少年的手指,轻挠他的掌心。
  后者因为痒而轻轻地笑,脸颊淡淡红晕真是要人命:“别…嗯?什么?”

  “在这篇荒唐故事的开始,你说你用身上所有的好地方担保你不偷瞄。”
  
(可你说谎!)
  [让人恨不起来的坏孩子。]

  韦德·æ··è›‹ä¾æ—§·æ¸©æ–¯é¡¿·å¨å°”逊缓缓开口:“那好地方中包不包括你的翘臀?”

  蜘蛛侠也呆住,随后他很快地扭动着从韦德身上起来,被后者死死地抱紧。韦德埋在少年颈窝里说一些腻歪话,手却一直搁在彼得腰部。

  雇佣兵真真正正地笑起来,低得像一只手风琴,
  而蜘蛛侠的心却像受惊的飞禽一样,剧烈地摇晃了。


—Fin—

后记:

  “其实我看过他面罩下很多次了。在那些突如其来的爆炸、坍塌之后,看着他残破的身体缓慢长起来,听他无意识的痛苦喘息,  相信我,没有什么会比那时等待更痛心了。”
  
 
  “当他终于长完整,变成月球表面那个样子时,我的心才放下来。韦德的每一块疤,都可爱得像一句情话。”

 

 
 
 

评论(7)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