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解

“张爱玲不在。”

Billet-doux💌(Chapitre:2)

RR贱*荷兰虫。
前篇链接见评论。

  韦德威尔逊穿着一身天蓝色的伞裙,正前方的裙面上系着一块四四方方的围裙。黑色的圆头皮鞋——十点四三英寸的脚真煞风景——跳过这个,杏黄色脚背很伤赏心悦目。
  起码它是平整的,没有那些长在上面的洞洞。

  “我好像被卷入了一场格菱游戏,”他找到一条小溪,看到自己帅气的无暇的倒影,阳光一样的金发,还有漂亮的眼珠子和脸蛋,“你能相信吗?”
   并无应答。

  “事实上,我能。”韦德并没有因为脑海中空荡荡而懊恼,他无不欢喜地站起来,“嗒哒——全球最性感雇佣兵成功返校(homecoming)。太容易?喔这有什么呢,这可是漫游仙境不是吗?”

  “不过说真的,”他朝着空无一物的天空说话,“你认认真真地起了一个法文名字,但却要在文章中套用英国童话故事?我宣布最不和谐奖冠军非你莫属啦!”

  “嘿!韦德!”伴随着轻快的声音,一个纤细的身影同样轻巧地落在他前面,“我们快要迟到了,你还在说什么!”

  被点名的爱丽丝先生屏住呼吸,他小心翼翼地转过身来,看向(即将是)他的男孩,对方穿着红蓝配色的西装和中裤,怀表钉在马甲大翻领上,表底是黑红色的spideypool标志——classic!而彼得打着小卷的棕发因为汗湿而贴在前额,一双洁白的兔耳从头顶两侧伸出。毛茸茸的,美丽的生物。

  “我真后悔没有穿越回去拿刀逼卡罗尔*把爱丽丝和白兔写成一对。”韦德自言自语,而蜘蛛白兔困惑地歪头。

  “宝贝,你现在看起来真是可爱透了,比我被十升汽油炸飞那次更透。”他向彼得说,“我……我是说这样的我,可以抱一抱你么?这个机会很难得,没有这张帅脸做基础,我不太有勇气开口,我有少女病,你知道的。”

  求你了,别拒绝我,无论你是要蜂蜜还是要星空*,我都会义无反顾塞进你胸口。

  “当然可以了韦德!”那对兔耳朵快乐地竖起来,“来吧,揽紧我的腰——就像你总是做的那样,然后我要把你荡过去,这可能不太符合规矩,但没有时间了。”

  后者还沉浸在男孩甜蜜的允许中,直到他真正地飞在空中,嗅够了彼得发顶的华夫味,才想起来:“等等宝贝儿,我们要去哪?难道这个国度也要夜巡?”

  “当然不。”白兔说。很快他们来到了目的地,“这可是红心国度,我们是来赴宴的。”

  “皇后是谁?如果是铁罐,饶了我吧,我现在甚至都没有一样衬手的武器。”韦德说。“他如果轰烂我的脸,我就和他拼命。”
  “瞧你的记性!皇后是我的爱人呀。”白兔轻轻地说,“死侍,你在吗?”

  伴随着哒哒哒的高跟鞋敲击声,一个熟悉的家伙出现在茶话会的圆拱门。
  韦德威尔逊睁大了眼。

  那个盛装出席的,浑身布满可爱红心图案的皇后殿下,确确实实是他自己。死侍那一身标志性的紧身衣被包裹在礼服里,而白兔很快抛下韦德,向那边奔去。
  “死侍。”蜘蛛侠快活地嚷。

  “嘿亲亲蛛网,你是认真的吗?”金发的韦德伸出手,近乎恳求地说,“你选择他?而不是这个我?”
  “我选择的一直都是我认识的你。”彼得平静地回答。

  “这个家伙是谁?长得真像已经死掉的我,一点不稀奇,哼?毕竟这是漫游仙境。”那摊本应放在砧板上的烂肉用做作的、尖利的声音嘲讽着,“我脑海里有一个…还是两个声音在嚷着——”

  “他不属于这里,给我砍下他的头!”


  韦德·åŒæ—¶ä¹Ÿæ˜¯é›‡ä½£å…µ·æ¸©æ–¯é¡¿·å¨å°”逊惊醒了。他起伏的动作太大,几乎震碎吧台上摆放的其他酒瓶。

  同样震碎了另一个人的梦。
  男孩揉着眼睛:“唔…怎么…?”双双当机两分钟后,他惊喜地嚷起来,“你终于醒啦!”

  雇佣兵在意识到对面这个人是货真价实的彼得帕克兼他梦中情人的时候,第一反应是用手摸脸,确认面罩仍然结结实实地覆盖全脸后,他才注意到男孩担忧的眼神。

  “你没事吧?”彼得说,“黄鼠狼先生说你很少醉成这样……是因为我吗?抱歉……”
  “是的,”雇佣兵突然想起那个荒诞的梦境,他粗喘着,“你不要抛下我。”
  “什么嘛。”男孩嘟起嘴,“明明是你抛下我,一个人躲在这里喝酒。你是雇佣兵?我看是逃兵才对。”
 
  “我确实很想落荒而逃。”韦德说,“可是如果你能给我一个抱抱,我会杀死前一个想法。”
  “我是说,不去任何地方,不见任何人。此时此地,只是给我一个拥抱,好吗?”
  如果他不答应的话……他会答应吗?

  “当然可以,即使你现在满身酒气,我还是会拥抱你,只是你。”男孩从高脚凳上跳下来,俯身去拥抱韦德。他匀称的手臂穿过男人僵硬的腋下,坚定地在后背扣住。“即使你是在说醉话,这个动作我也想多保持一会儿,这让我感到很幸福,韦德。”

  “我没醉宝贝,我清醒得很。”他说。清醒地喜欢你,心脏也清醒地搏动和尖鸣。
 
  “你在发抖吗?”彼得出言询问,“你现在状态可不太好,你醉醺醺的,而且你闻起来……”男孩蹭着他的颈窝,只是皱眉没有放手,“不只有酒味。”

  [当然了宝贝,大约还有六次排泄。有些蒸干了,有些凝固了,还有一些被兜着。漂亮的排比。]
(噢,deadpoop!)

  “安静点。”男人突然发声,也不知道究竟是对自己还是对彼得说。
  “这可是我们恋爱后的第一个拥抱。”

*卡罗尔:《爱丽丝梦游仙境》作者。
*蜂蜜与星空:盲盒中较为热门的小马。(起码就笔者身边看是这样)
 
—未完待续—

还有一个三,全是甜的。

评论(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