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解

“张爱玲不在。”

Billet-doux💌(Chapitre:1)

又名:当蜘蛛侠有了史蒂夫滤镜。
RR贱*荷兰虫。
双向暗恋,身份互通。雇佣兵尚未主动露脸。

第一次写贱虫,也是第一次写连载。
原谅我这睡前童话写手。 

  “我喜欢他杏黄色皮肤,汗毛——喔不,他没有那个。无数斑驳的rouge红盆地依附表皮,很像陨星撞击,我敢说他一定是浪漫主义。”青少年支着腮,脸颊飞起红来,“我也很喜欢他蜜褐色眼睛,在阳光底下亮晶晶得像枫糖浆,流动的那种……”

  “如果不是因为你的实验步骤没错一步,我真要以为你误喝了化学试剂。”内德把护目镜推到额头上,“哥们,究竟是什么蒙蔽了你的棕眼睛?”

 
  韦德·äººæ°‘公敌雇佣兵·æ¸©æ–¯é¡¿·å¨å°”逊。在玛格丽特姐妹喝闷酒。
  “你最近怎么了,”黄鼠狼躲在眼镜后头看着他的恶友,“既不接活,也不夜巡,总泡在我的酒吧里。难道是你在这发现比蜘蛛侠更好的屁股了吗?”
  “你最后那句话是个一百分假命题。”雇佣兵连斗嘴的姿态都显得蔫了吧唧,脑袋里的声音一直当机。“不可能会有谁比蛛网好的。——如果有,那我就杀了他,温馨提醒:别怀疑。”

  “可事实是,伙计,你现在撂下了你的全美最佳臀部整三天,吃喝拉撒全在这里——再详细一点,全在你的紧身衣里……”
  他擦着玻璃杯,假装看不见对方坑坑洼洼的中指:“更要紧的是,你还赊着账,不是吗?”

  “艸你的,”韦德有气无力地骂道,“哥们的情感问题难道比不上几杯臭酒钱吗!”
   [说不定还真不。]一个框框终于想起来挖苦。
 
  “可你什么都不说,我还能撬开你的臭嘴逼你吗?我可下不去手,毕竟是对一颗虎皮蛋,huh?”黄鼠狼说,“憋着没好处,那些毛病你比我懂。”
  “好吧!我会说出来,但你得用你的每一根毛保证给我好好出主意。”虎皮蛋先生自暴自弃地尖声叫起来,酒吧里其他人都见怪不怪地吵闹。他把玻璃杯子推过去,“给我加点勇气,吐真剂也可以。我是说嘿,再来一杯!”

  [你刚刚是不是想喊‘Another!’?]
(可惜被神抢先了,喔,deadpoor…)
 
  在韦德和他的脑内声音争执起来之前,黄鼠狼给他利落地满上一杯酒。他一饮而尽后又沉默了将近半分钟——这可是极其难得的。最后他终于张嘴,露出被无数人吐槽的黄牙说:“好吧,说出来你绝对不信——小蜘蛛对我表白啦。”
 
  酒吧里安静了一秒,而后大肆哄笑起来。黄鼠狼皱着眉头:“即使你不想付钱,你也不能编这么一个荒唐的笑话来塞我的嘴吧!”
  “我还有很多东西可以塞你的嘴。”他尽可能恶狠狠的,可其实自己都底气不足,“我知道我一直在发高热,我疯得要死要活,但是这次是真的。”

  [我能作证!]
(确确实实。)

  “就在三天前,没错,呃准确的说不是蜘蛛侠。是面罩下的他,那个卷头发小天使。”雇佣兵继续说,“他说他喜欢我!认真得耳朵都泛着枫叶色,可爱得要我一条命,我再杀死自己两次才确认那不是我的一个梦!”

  “我从来不知道你的文笔这么好。”黄鼠狼也认真起来,他压低声音,“虽然很伤人,但我还是不得不确认,你确定那是彼得而不是什么别的?”
  “即使他那双在人群里发光的棕眼睛能造假,那个屁股也绝对不能,信我,我肖像着那个解决了多少……”他突然住了嘴,重重地叹口气。
  [生理问题?]
(当然还有心理。)

  “我倒是没想到他发光的棕眼睛那么瞎。”黄鼠狼其实很疑惑,韦德的梦中情人向他告白,他却郁结得像是看到洛大肚子的亨伯特,“恭喜你雇佣兵,你现在不仅无恶不作,还杀人——在小男孩心上放火。”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韦德把面罩拉下来,彻底盖住惨兮兮的下巴,“小甜心喜欢的是会变好的·èº«æ‰‹è¶…帅气雇佣兵,而不是毁了容的瑞恩雷诺兹,曾经再性感也没有用。我是一摊烂肉,放在砧板上再差的厨师都不屑于剁。”

  “谁会接受这张脸呢?”他梦呓一般地自言自语,“去他妈的,这是比墨西哥卷没辣、出任务没带弹药包更糟糕的。我不想中断他的这份喜爱,太残忍了,而我也爱他。老兄,你永远无法想象,我愿意把所有盲盒开出的小马都送给他,所有的。”

   [嘿,你的心脏挖出来送他都没用。]
(想想吧,谁会接受这张脸啊?)

—未完待续—

第二章见评论!

 

评论(12)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