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解

“张爱玲不在。”

相声:规矩。(王杰希&解雨臣)

西皮自由心证、欧欧西注意、荤.话注意。



王: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微草战队的现任队长,相声界的小学生——王杰希。
解:谦虚。
王:沉重地…隆重地向各位介绍我身边这位。
解:挺沉重。
王:解雨臣,解当家,四九城中一枝花,吴山四美尽夸他。拳打邱王八,雷城骑黑瞎。
解:您客气。
王:今个就由我与解先生给各位衣食父母说一段相声。
解:您不是国家队打电竞的么,怎么就衣食父母了。
王:干一行爱一行,就得符合这一行的规矩。
解:那倒是。只不过我也好奇,您是怎么来这节目的。
王:老板安排的,说是有俩捧哏供我选择。我觉着挺闲,就答应了。后来我才发觉,其实对我而言,只有你一个,没得选。
解:喔,这怎么说?
王:还有一个是喻文州。
解:对家,倒也难怪了。但熟人也总好过我这素未谋面的,毕竟是搭档的活。
王:是这个道理。可就在决定兹事当日,我从黄少天手机里头瞧见喻队给我的备注。
解:这话信息量略大…他给您备注什么?
王:王给嘿…
解:粤语,可以谅解。
王:…嘿嘿嘿嘿嘿嘿嘿。
解:那估计是黄少给您改的。
王:这就不和规矩了。
解:回到正题了。
王:所以今个是由解先生和我,给您说这各行各业的规矩。
解:您先请。
王:联盟、各站队规矩太多,但其中就一条,是我个人认为最有必要的。
解:喔,那是?
王:“死人不允许发语音”。
解:我能懂这意思。
王:再比如微草这,“男女队员不允许恋爱”。
解:这我没听过,八成是您加上的。
王:毕竟都是孩子,生为长者,要关心健康发展。您说是么,解哥。
解:台上无大小,台下立规矩。我长得可比您年轻。至于孩子身心发展,对不住,我手头几个都是歪着长的。我倘若组建战队,绝没有这一条。
王:所以说各战队规矩是不同的,但又有相似的地方。蓝雨也有这条。
解:这么个异曲同工?
王:“男男队员不允许恋爱”。
解:嚯,差一个字。那您觉着顶用么?
王:我觉得不太行。不说电竞圈,您这些位倒斗界大拿,对规矩二字想必更有见地。
解:南派、北派各不相同。吴家有遵循前走三后走四,在解家我就是规矩。只不过在这一辈,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
王:洗耳恭听。
解:“绝不让吴邪开棺”。
王:略有所闻……那位姑娘甭再盯着解哥痴笑了,您手里卤蛋要笑地上了。一会微草做清洁,劳烦行个方便。
解:卤蛋落地,必有冤情。
王:…你们四大金刚都这么互黑的么。
解:和蓝雨对微草,霸图撞兴欣一个道理。
王:纠正一点,兴欣是全联盟公敌。这是荣耀网游规矩。
解:是我没规矩了。
王:无知者无罪,其实我也因不懂规矩闹过笑话。
解:那请说出来叫人乐呵乐呵。
王:就说有一回比赛,蓝雨主场。我拖家带口飞去广东。喻队做东道主,请我们吃粤菜。我当时有事,让队员先去了。
解:您可悠着点,谁知道一会煲仔饭吃出您哪个仔。
王:广州秋天照样热,我一北京人哪里受过。到餐馆那汗扑簌簌地落,进包间时喻队他们也才拿起碗筷,我一面打招呼一面找水喝。
解:怎么不记得数后生仔呢。
王:正瞧见黄少天手边一大碗茶水,虽不算凉,我端起来也喝。
解:这能闹什么笑话了?
王:后来我才弄明白,那是他们餐前漱碗筷用的。
解:这地方之间的规矩差异,也不赖您。
王:是这样,之后蓝雨来北京。我就骗他们吃油条之前得拜一拜,拜完了还得蘸豆汁儿吃。
解:瞧这蔫坏的。
王:不说我,我也听说您曾经买了一百只羊才救出一个朝人家圣火盆吐口水的朋友。
解:爷不差钱。不过犯类似傻事的可不止我一个朋友。
王:怎么,还有用那火盆烤羊肉串吃的?
解:不至于,就是吴邪前不久不远万里从杭州赶北京来,寻思给我带些菜么。
王:他也买羊肉么?
解:错。您知道那南方买菜不比北方,吴邪买葱都按根算,买鱼头称斤两。哪里见过集装箱卡车采购的排场。
王:那是您解家家大业大、吃饭嘴多。我顶多是六个塑料袋一买的。毕竟北方天凉,谁乐得总向外跑。
解:那吴邪不懂北方的规矩,分十几个摊头买,一次三个鸡蛋。
王:吴老板不是挺阔绰么?
解:个人习惯货比三家,也可能因为前阵子被我抄家了。
王:那估计是后者,您请接着说。
解:摊头老板以为他是闹事的,气得面红耳赤。碍着身后跟个黑面神,黑金古刀手中握,不敢造次。谁知道小邪犯二逼,叫张起灵先找我们来了。
王:这下好,老板们估计得扣住他。
解:您也明白了,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王:您这么着急做什么?赶着上全聚德烤鹅店吃烧鸭么?怕好鸭给人挑完了是怎么?
解:我要去鸭店还需要赶时间?那自然是成千上百的给我候着。
王:怕您这肾脏消耗不起…不是、我说,您究竟是要做什么去?
解:嘿!这不吴邪还给人扣着么!
王:敢情您哥几个没领回来呢!

评论(7)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