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解

“张爱玲不在。”

(黑遍秀家人)魔祖/天赐联动相声。(薛洋&师青玄)

本节目由“云深不知处”“极乐坊”大力支持。
不可抗力欧欧西。贴近人物向请戳主页。
轻微曦瑶、花怜。
 

渣反篇:http://huapumaoweimanxinyuchen.lofter.com/post/1f0eed00_1295f62a

冰秋篇:http://huapumaoweimanxinyuchen.lofter.com/post/1f0eed00_129c72eb 


薛:义城您薛爷爷。
师:博古镇师青玄。
薛:上来掀台。
师:感谢我哥刷的十万功德喔!
薛:不明白编导脑子是被走尸嚼,还是被您那太子或魏前辈拿去炒凌霜傲雪了,才安排我俩说相声。
师:我俩怎么说不了?
薛:我同小矮…金宗主还有晓道长搭档时可都是逗哏。
师:我与明…贺兄以及我哥搭档时候也是逗哏。
薛:那不就是了,这相声没法说。今个轮到我买菜,先走。
师:留步!晚膳节目组邀请了。晓道长在底下坐看您呢!
薛:我可去您的,一听就是假话。
师:喔,您怎么知道?
薛:晓星尘别说看我了,他看得见啥阿?
师:话不能说太绝,我哥原先脑袋都落地呢,今个为了看我又特意安回来了。
薛:你们上天庭操作真骚。可我瞧那聂宗主怎么颈上仍然空空如也呢,他不一并安回来么?
师:喔,他因为算上脑袋的身高太高,影响后排观众了。
薛:我可去您大爷的,他后排花城,一米九那花城。
师:人肩宽您明白吗,一挡视野挡俩。血雨探花边上是太子殿下,一米七八的太子殿下!
薛:不明白是说鬼王不懂变通还是太怂。您且目光放前,瞅见那个披麻戴孝的没。
师:瞧见了,蓝曦臣,蓝宗主。
薛:没错了,您再把目光望低了放,瞅见他腿上那个谁没?
师:瞧见了,金宗……您可消停着阿,恨生出鞘了。
薛:他站直了也只砍着我脚踝,我怕甚。总之是要您几位学着点,前头观众个高碍着视野了,就坐人腿上。
师:那冒昧一问:金宗主前头原先坐着谁?
薛:小瞎子呗,还能有谁。
师:您一会下台小心着,尽量随晓道长走。
薛:虽然你不说我也这么做,但还是得问句…怎么的?
师:我怕之后再没机会和您搭档了。
薛:嘿,看不出您还挺中意我。
师:别别,糖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我哥听着呢。
薛:听没听着我不清楚,就是师无渡头安反了,正向着漠北呢。您可注意了,我怕一会冻结实了,一辈子就这么着。
师:谢谢提醒。…——太子殿下!救驾阿!
薛:你们上天庭不错,邻里友好新仙京。不像我这,个个要杀我。
师:不友好的多了去,您转角十五度,安全出口方位。
薛:啥玩意儿,左右门神是怎么?我记得编导没请神荼郁垒的。嚯,个还恁高。
师:不是门神,那是我天庭两名武将。玄真与南阳。
薛:门口凉快是这么的,巨阳站门口晾晒?
师:您小声些,他俩前头因落花生那尖头生不生痰的问题吵起来,被太子殿下邀请成语接龙呢。
薛:给在场各路牛鬼蛇神转述一下他俩接哪儿了呗。
师:好嘞,您先请。
薛:是,我巨阳。咳,头一个:色即是空。
师:只听玄真将军道:空即是色。
薛:“色色空空”(风)。
师:“空空色色”(慕)。
薛:“色胆包天”(风)。
师:“天官赐福”(慕)。
薛:“百无禁忌”(风)。
师:“你输于我”(慕)。
薛:“我…我真是操了”(慕)。什么烂七八糟的,真没文化。
师:他俩已经接了一个时辰了。
薛:打扰了。
师:感谢两位将军的精彩表演,也感谢台下诸位神仙眷侣。今个在坐的各位…
薛:都是垃圾。
师:抬举,不如您。不过我今个好歹捧哏那么久,您让我说两句成么。我哥说一字一千功德呢。
薛:这倒是真的。不好意思,嘴巴瓢了,您接着。
师:感谢捧场的各位,感谢极乐坊的大力支持。贺兄您慢些吃瓜别噎着了…感谢水师大人的十万功德!
薛:别的不说,今个人是真多呵。
师:一点儿不错,不过怎么不见宋道长呢?
薛:他?他在菜单上呢。
师:怎么说?
薛:您瞧这,晚膳由“花冠厨房”提供——“傲雪凌霜无相汤”。

 

假·下期预告:

本来想请蓝忘机逗哏,周泽楷捧哏。

但我们没能邀请到江波涛,

蓝忘机也表示不很想来我们的节目。

所以节目组找来了慕情和解雨臣。

聂怀桑都知道不可能。

 

真·下期预告:

还没想好。

 


评论(24)

热度(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