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解

“张爱玲不在。”

人渣反派卫视相声精选。(沈&尚)

本节目由“苍穹派”“幻花宫”赞助播出。

送给 @月落天白 除她之外不要转载。

 

魔道祖师&天官赐福联合:http://huapumaoweimanxinyuchen.lofter.com/post/1f0eed00_12965667

冰秋篇:http://huapumaoweimanxinyuchen.lofter.com/post/1f0eed00_129c72eb

 

沈:清净峰沈清秋。
尚:安定峰尚清华。
合:上台鞠躬!
沈:鉴于这是档新栏目,我在此特解释一二。由于墨香铜臭电视台——人渣反派自救系统卫视面临倒闭风险,我和飞机菊苣化身苍穹爱豆,卖艺谋生。
尚:是这回事。
沈:上头说如果收视率仍然惨淡,本台就要出给隔壁极乐坊,二十四小时轮播《绝境鬼王的漫漫追妻路:花开满城为一人》了。
尚:这您能忍?
沈:不能阿,这不派我俩出台来了吗?上头说效果好,还得叫其他演员……
尚:哎您等等!什么玩意,出台?
沈:出台阿,初次上台怎么了?嘿我说不愧是种马文大拿哈,您脑子里思想忒龌龊。
尚: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您接着说。
沈:是说这倘若瞧我俩生意好,还得派其他我台明星来演。
尚:还生意好……
沈:所以珍惜现在的我和菊苣吧,下一期听说是当红小生薛洋和被昵称为风师娘娘的师青玄。
尚:嚯,这什么配置!他俩不都逗哏么?
沈:俩逗哏怎么不能演了,听说上头还考虑把蓝忘机和你家漠北搁一块呢。
尚:这演什么啊?干瞪眼还是木头人?
沈:您别说,说不定还能成,等做大了把那隔壁台的流量大咖请来,什么张起灵阿周泽楷阿。呵!四个寡言美男子往那街一站……
尚:无话可说牛郎团是怎么的,还往那一站?
沈:露天相声没听过?菊苣您再这样可没法播了,得赶去午夜场。
尚:我不说了。不过黄瓜兄,我们说这么久,怎么说的尽是别人事?
沈:你以为我想?我这不是蹭热度么。光我俩搁这瞎掰活,谁乐意花两百灵石干坐。
尚:你那好徒儿就愿意听呢。
沈:又不陪酒不陪客的。
尚:你很稀得?要我说,您来一首春山恨保准惊艳四座。
沈:我有一段情呀,唱拨拉诸公听呀……
尚:怎么就唱上了?黄瓜兄今个儿放飞自我得过分了!系统哪儿去了?
沈:这不小畜生不在,我也乐呵乐呵。他每日每夜掉眼泪,我都被迫抑郁了。
尚:他今个幻花宫早退,兴冲冲来看您。
沈:冰河来了?
尚:现在估计边揍漠大王边后台哭呢。
沈:称呼改得真勤快,瞧给您怂的。我也不说笑了,这相声阿,讲究的是说学逗唱,我方才就献丑唱了两句做示范。
尚:瞧给您怂的。
沈:怎么说话呢?您这捧得不到家,换个长毛怪都比您强。
尚:您才是没用心逗。那您对这说学逗唱,哪一门最研究?
沈:那当然是说啦,老本行嘛。
尚:哟,那您是语言学家了?
沈:语言学家太抬举我了,不敢当,不敢当。
尚:那您是什么呀?
沈:大师。
尚:您也不怕叫人喷死。
沈:大人物的师尊,我说错什么了?
尚:敢情还是个文字游戏。
沈:要不怎么说我是语言大师呢。
尚:那我就得向您请教请教了。
沈:请便。为师巧舌如簧,恁是您请来蓝雨特色主义剑客,也不为过。
尚:您宣传别人频道还上瘾了么?说正题阿,这中国文化阿博大精深,光一个意思就有多种说法,您给咱说道说道。
沈:那太简单了,就光夸人吧,就有上千种夸法。譬如夸美人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但我们脆皮鸭文学男人居多,今个儿就来夸男性。
尚:洗耳恭听。
沈:就说我吧,叫人夸“面如冠玉”“玉树临风”,就是极好的。
尚:真不害臊…那漠大王?
沈:“目若寒星”、“剑眉星目”云云。
尚:说得太好了,那洛冰河呢?
沈:这我太有发言权了,他近日实在是愈发在意外貌了。
尚:他怎么说?
沈:“吾与山北柳公孰美?”

 

//

会出相声短剧,哔哩哔哩见。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4733162

评论(47)

热度(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