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解

“张爱玲不在。”

人渣反派欧欧西系统。

其他冰秋:

http://huapumaoweimanxinyuchen.lofter.com/post/1f0eed00_111657d7


//

我,沈垣,有车有房,父母双亡。绝世黄瓜,风流倜傥。岂料一朝醉电脑,醒不复前朝。

我眼睛一闭一睁发现自己居然穿他妈越了,穿进傻哔小说《狂傲仙魔途》。并成为本作反派沈清秋与主角斗智斗勇,最终在进行生命和谐之后,坍塌了他的后宫,把他收入囊中。

我不是基佬,我没有,你别瞎说。才不是洛冰河长得太好看了,是天魔血太折磨了。

以上不过前情提要。我今天是来求救的。

众所周知,洛冰河——三界邪魔,杀人如麻。脚踢百战柳清歌,拳打漠北和他爸。管什么含光、狗怂,怕什么三毒圣手,恁是鳕鱼弹花,青虫、沉粥,辅了五香放锅里头。

飞机菊苣打断我:“黄瓜兄,咱能别再说了吗?我觉着天庭鬼市要来抄家了。”

我道:“无妨,有冰河挡。”

不过我也不好拂了菊苣的面,清嗓,总结道:“他叱咤风云,他名镇四方。他是个哭包。”

菊苣听到这里,满面姨母笑,还要装痛心疾首:“我当初可没设定过这个。”他思索,又说,“我还没设定过他是基佬。是黄瓜兄你的功劳啊!”

我抽出修雅:“给你三秒钟重现组织语言。”

菊苣立刻严肃了:“那位爱哭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不都适应了吗?”

“变本加厉阿。”我仰天长叹,“我现在洗澡都不用打水,望桶里一坐,不许他共浴,他就趴在边上嚎,一炷香,我能洗盐浴。”

菊苣笑得前仰后合:“自己掰的徒弟,哭着也要给他搞。这忙我是帮不上!”

“错了,他搞我,他哭。”我抚额,感觉皱纹都挤出来了,“我不让搞,他哭。他心情不好,上朝就要发难,首当其冲是漠北。漠北心情糟,回家就要一个沙包……”

尚清华跳起来握住我的手,表情真挚:“兄弟有难,八方支援啊,这个忙我帮定了!”

我满意地颔首:“一条绳上的蚂蚱啊,尚清华。”

我看他眼中凝聚热泪,心下也是感慨万千。就这么两厢对望半晌,我感到眼睛酸了,抽手驱使:“那么第一次会议散会吧,你回头给我列几个方法,有效整治他爱哭这毛病。”

“那你干啥?”

我躺回榻:“以身试法。”

他喔了一声,眼光溜滑,嘿嘿笑二声,要说什么。却窥见帘上人影,表情立刻如吃了一盘万紫千红小炒肉,翻窗遁走。

我没动弹,知道是洛冰河回来了。

他矮身进了竹居,在与我四目相对的时刻,整个魔鲜活起来。他向我走近:“师尊,一日不见,可想弟子了?”

他应是从北地回,周身扔裹挟寒气,我不由向内瑟缩:“为师冷,你且起开些。”

话甫一出口,洛冰河脸色就僵了。他向后退一步,果真不再凑近。脸微垂着,我挑高目光,看见阴影里露出一点晶莹。

完蛋。我暗骂一句。小畜生又委屈上了。没奈何,我只好坐起身:

“洛冰河?”
“在。”他抬眼看我,那叫一个梨花带雨、楚楚动人,我见犹怜。

“又哭?”
“嗯。”我抬手招呼他,他不动。

“为师冷了也不知道过来暖暖?”我又双叒豁出老脸,说完这话仰面躺倒,向墙根挪。

洛冰河很欢快地蹦上床了,覆在我身上又是搓又是抱的,活跃得不得了。

装的,一定是装的。再信他我就是基佬!我努力忽视脑袋里接连加分的提示音。却也放柔语气:“你怎么没有新意,总是要哭?”

他埋在我颈弯里,发出一声“嘤。”

我一拳一个嘤嘤怪。我控制不住地捶他一下,“爽度加五百”。感觉到洛冰河起身动作,不知道他又有什么名堂,只好转手又抱紧他背部。再一捧一个洛冰河。

他很心满意足地抓紧了,一点力道都不肯松,从来都。

我心说其实也挺好的,嘴上自然是另一回事:“以后若无大事,不许随便哭了。”

//

洛冰河:哭是不可能不哭的,永远都不可能不哭的。师尊又好脾气又好看,说话还好听,我最喜欢师尊了。

@月落天白 写冰秋都是给千何!

评论(12)

热度(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