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解

“张爱玲不在。”

喻文州、楚云秀、张佳乐/印象+莫橙短打。

//

张佳乐。

提起张佳乐,脑袋里立刻冒出花前月下,他在楼顶捧葡萄酒牛饮,之后爽朗一揩酒渍,朝玉盘举杯的画面。没有什么忧悒可说,好在他本身自带特立独行的浪漫加成。

即使荣耀圈总说他老啦、老啦,可我觉得他还好年轻阿。一柄猎寻就横扫天下,意气风发。甚至骑着敌手脖颈走马,就应该那么潇洒。

他的打法从来那么绚烂,女粉丝打出道那会儿就会有好多吧!本人也从来一概不知,在早点摊头被认出来,只朝对方微笑和挥手,嚷着“要给大孙带热豆汁”就一溜烟跑啦。

又或许他是明白的,只是佯装不知,就像他的职业生涯。还有一个冠军没有拿,一场百花缭乱没有打……那么多遗憾阿,谁会甘心停下。况且是他。

那就怀揣一腔孤勇继续跑吧,坚信终点还遥遥无期哪。阴影和咒骂尽数打散,爱你的仍有许多,也有许多值得你爱的。

击败对手别下场,稍留一下,为女粉丝放一场烟花。但矢口否认自己可不是花。

张佳乐是玫瑰梗上的四根倒钩,扎进你心里,绝对放不下。

//
喻文州。

哎,我是不懂什么天命风流喻文州…在我印象中,这个青年总归自持又不失温柔。

喻文州是不动声色的蓝雨队长,五官都勾勒稳妥,没有黄少天那种锐度。但操作和战术安排却犀利得心悸,是冷静而直白的。可沉寂眼光又微妙磨人。于是联想夜深人静,他架低度数眼镜坐书桌前,反复斟酌套路。困极险入梦,回到少年时代。

喻文州没有进入训练营之前应该也属于三好学生,学习于他不算难事,顺理成章完美无错。他本应该平淡过完一生,可某日广州湿润的阳光打到他课本上时,喻文州好像暖醒了。

他在学海沉沉浮浮,终于窥见了轰烈的梦。成为职业选手的路不平坦,谁不知道呢,况且是他喻文州。可他决定了,于是脚步轻远,永不停歇。

他是青涩白夜,晕染不动声色。倘若他成熟,必要照彻九州。灭神诅咒投不出李白的霜,可当他褪下月光——喻文州又是平凡人,绝不平庸。

夜色入户,回忆终了。他摘下眼镜正朝你笑,万千疲惫也胜过叉烧奶黄煲仔饭水晶虾饺。

秀色可餐,我饱。

//
楚云秀。

云秀云秀,这二字动听极了。可楚队既不踏九重天的仙云,也不娟秀。毕竟要撑起烟雨,人间烟火总是要尝的。她不能柔弱,但动人是真的。

从接手队长的位置,楚云秀就明白了,她到底与苏沐橙、戴妍琦不同。虽然女选手们都坚强,但也总有好依靠的人。她却是那堵墙,是被人扶着的。

罢了罢了,她不惧那些。风雨飘摇又如何,她仍然挺拔,仿若温室罩着。可唯独她自己晓得,那是她拆开来、用以遮挡霜雪的铮铮傲骨。

楚云秀年青时怎能不摇晃呢,美人画皮吊着气,挺过无数仄暗,终迎来黎明。往后的路虽难走,她也昂首挺胸。

长卷发是法术劈开波涛汹涌的遗留,她蹬高跟,脚底玫瑰走出红毯气势。女烟的灰掉落,就燃起一片火。

那就甩掉碍脚的鞋,她在火场漫步。并非不痛痒,只是不差谁救赎。

//

苏沐橙多像橘子花,别上内罗拉公主的鬓发。她身居高位,由上层流下,芳香亲民。 
她既然心平气和,在哪都无差,洒满贵腐酒的天鹅绒包装就奢华。粘在牧羊女的三角巾上也好天真无暇。

她离开宫廷,经过村镇,在边陲停下。她橙黄色目光扫过干涸,提裙附身躺入沟壑。姿态温婉却铿锵极。

采集旅者莫凡跋涉星球与沙漠,累极于是匍匐过乡野,窥探深渊中的花朵。他枯竭、紧锁的嘴擦过花瓣,舌苔感到流入的冷泉,心也缱绻柔和。

他背靠包裹席地而坐,没有采下那朵花,也没有再走。




评论(7)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