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解

“张爱玲不在。”

唐。

从来最喜欢少年人,喜欢那股轻狂又得意的劲。撞碎南墙头破血流,不向阳关道偏走独木舟。哪怕由沼泽归来,满身也是锋利的阳光味道。

唐晓翼可以说是我最初喜欢的少年了,一身唐装、身骑白狼,聪明又潇洒,酷得要命阿。虽然十五六岁的人吧,嘴皮总不懂得收敛。头发都像一点就炸。脾气烂死啦,好在皮囊招人。

他是一团奄奄一息的明火,全凭不甘支撑。胸腹与眼眸架空,都燃着,滚烫的自矜者。可谁能想到那么骄傲的人,落进湖中照样也会灭呢。

我说等他回来,等他继续烧。谁知道这一等就从我十岁,等得和他差不多大了。

不醒也好嘛,他不要归来了,就永远是我憧憬的少年人。

//

评论(6)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