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解

“张爱玲不在。”

薛晓安利手册.

晓薛之风盛行,我真想安利薛晓好处都有撒.

首先是身高差呀.
五公分不多少,恰好可以作为薛洋要求晓星尘垂脸的藉口.
温柔又纯良得一踏糊涂的晓道长于是微侧着脸依他话,漆黑的睫毛扇得薛洋吐息声都放大.
无恶不作那小流氓于是凑过去,尖牙在爱人唇上留浅浅一洼.不疼,小心又真挚得过分.

其次是年龄差.
晓星尘比薛洋大上几岁罢,情感经历干净像窗前月白花花.倒不如后者无师自通,调情稔熟像平日讨价还价.
难得过分了,惹得道人气恼.又凑他身旁说些腻人的道歉话,心里头歉意那是半分没有的.
晓星尘晓得他脾性又怎样,还不是浅叹一声,而后再由这邻家小弟样的少年人胡闹的.

再是身世处境.
晓星尘是天上星,不烫手只是有微温,踏着浮云步入人间.
薛洋是泥沼中摸爬滚打,尖利又带毒药的糖果,一步一血痕,忍痛到世上造孽来的.
晓星尘解千愁,却终究不是盖世英雄,他仍然循规蹈矩,守着本分.
薛洋倒是实打实的混世魔头,框架被降灾劈得粉碎,河清海晏也被他搅为一团.
不应相逢又如何,命格难容他也生生将丝缕之缘拧成一股.
于是纵使转世又轮回,薛洋也逆着人流向光源走.孤注一掷又主动,去攥晓星尘的衣袖.

“我抓住你了.”他笑眯眯,“这回绝不放手.”

末了是这二人本身.
晓星尘何其迟钝,薛洋又如此聪明.
玩游戏,他从不输,更不肯落后的.
我想在爱情上,也是这个道理啦.
况且,瞧清风明月的晓道长被撩拨得七荤八素、不知今夕何夕,而薛大流氓心中清万分清明,也是很有意思的事嘛.

评论(4)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