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解

“张爱玲不在。”

愿我的文字能像一首叙情诗,
最好有鲜果酱修饰.
写几句景致,铺展开来是玫瑰三月时.
谁头戴童帽提着裙装,边缘蕾丝吻过花茎绒毛.
花伞丢一旁,她一直跑,只为把心意送到爱人手上.

-
或是干净的熟宣纸,专写戏本中的事。
风月也常说,离别也为诗。
荒唐的世道随烽火而去,
徒留街巷和月光。
我说还有未眠海棠与白瓷碗,
盛有糖水香。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