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解

“张爱玲不在。”

-撩-



-

我想,黑瞎子应最是个耍流氓皆可光明磊落又理直气壮的人吧。

而他所遇的解雨臣又是从来不肯输的,无论是职场还是情场。

-

解雨臣不是个太偏爱香水的人,却也有心血来潮的时刻。分明不是去赴什么重要邀约——但也正因如此,他选择了一只往日使用率不高的香水。

红色标签的金属质瓶握进手中大小适中。解雨臣将液体洒到手腕处,脉搏的跳动与催促会使留香持久。于是柑橘与豆香、柠檬与巴西红木平衡着蔓延开。甜腻同成熟中和,并不轻佻。

这是支木质东方调的男香,加入多种花香料仍不显女气。惊艳而沉稳,明媚又靡丽,很有解雨臣的意思。可解当家本身又过分漂亮,于是多数时候他更爱使用大吉岭茶或白麝香,为自己添几分冷淡味道。

今晚的场合不需要。解雨臣想,又将衬衫扣系到正数第二颗便不再向上。没有哪位风纪委员有权检查解当家,那他的锁骨和上头的吻痕都没有遮掩的必要。

而在他转去系袖扣以前,黑瞎子进到卧室来了。解雨臣停下动作去看他,后者的黑衬衫长袖卷至手肘,小臂上搭着他的西装外套。

“怎么样?”黑瞎子倚到衣柜边上。

“人模狗样。”解老板一贯挑剔眼光,却又从不吝真实想法。他低头要继续忙活袖扣的事,却被黑瞎子捉住手。

解雨臣不急于挣开,只挑眉看他动作。黑瞎子拉近两人间距,又极缓地俯下身去,凑近解雨臣手腕。鼻翼翕动,顺着青筋与血管不远不近嗅,末了又以鼻尖擦过。吐息拿捏恰到好处,轻痒得解雨臣眼睫一并抖。

黑瞎子的目光总藏在墨镜片以后,此时不知道看向何处,最可能是在解雨臣故作饶有兴趣的脸上。或许正闭着,以更好听清爱人微乱的心拍。

“娇兰·满堂红?”黑瞎子直起身,语气笃定。嘴角笑意在解雨臣没有同往常一样伶俐给予回答后更甚,“味道挺香。”

那人仍不回应。黑瞎子扬手将西装抛到床上,声音里是不压抑的愉悦:“在想什么?”

“在想……”解雨臣极缓地将手抽回来,垂脸,嘴唇亲吻过手腕内侧,眼尾上挑似桃花枝弯勾。于他本人毫无意义的行为,但视觉冲击显然不小,“下回将香水洒到别的什么地方。”

黑瞎子喉结滚动。他半无奈半好笑地看解雨臣眉梢扬起来,满是得逞的欢喜,却偏摆出无害的表情指向双人床:“托你的福,西装算是白烫,又皱成这样。”

男人便叹口气,又顺着他的话道:“解董如果继续撩拨我,皱的可不止一件西装外套了。”

-

欧欧到没有西,但请相信我是真爱黑花的.
不过他俩太酷,我这个童话一把手写不出.
非常糟心的一作,求不打!

评论(1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