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解

“张爱玲不在。”

-谣-

平年大(黑)狼×幼年小(花)帽.
#黑花##黑爷不知多少岁生贺##年龄差(钟情幼花)##性格崩坏##半架空童话镇#

»»
我记得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之前.

那是一个叫童话镇的地方,传说有河水蜿蜒流淌,歌谣赞颂它梦幻乖张.

锡兵没有折腿,他如愿以偿地娶回东方的戏子;猎人不用猎枪,他的黑金刀不曾用于杀戮,与爱好古董的松鼠生活在了一起;龙有胖胖的身子和爪,它爱着宝藏更守着一朵云彩.

就是这样奇幻的地方,有一位带着天鹅绒帽子,笑容美到可以惊醒凌晨四点海棠花的小花帽.

镇上许多的精灵小姐都幻想着有他的未来,可就是这样漂亮的小花帽,被黑森林的大黑狼拐走了.

小花帽蹙眉:"…这不符合常理."

大黑狼:"这个镇子,这个故事,有符合常理的地方吗?"

小花帽不理他:"按原来那故事发展,你是要吃了我的."

大黑狼摸摸鼻头,“这我也想过.”

它笑得露出两排闪闪发亮的尖牙,“…嗯,还是等你成年了好.”

»»

“你为什么跟了他?”在他们过得像是恋人,却没有住在一起之前,某位自称公主的姑娘这样问,“我可是能够给你数不尽财富的.”

小花帽觉得她耳鬓羽毛装饰的宝石可笑至极:“哦,荣华富贵吗?祖父去世前可不止给了我一顶绒帽,”他的下颚朝房间一角扬了扬,“看着那个插花的瓷瓶了?”

“看到了,”公主挺着胸脯,“那又怎么样?”

“它够买下四分之一个你的国家,”小花帽的皮鞋跟嗒嗒地敲,“况且我从没听过你那国家.”

公主恼羞成怒地跑走了.

小花帽解开胸前的系带,重新打了一个蝴蝶结.

»»

“你为什么跟了他?”隔壁国度的贵族妖精飞上他家的窗沿,扑闪着晶莹剔透的翅膀,“他怎么能有我漂亮呢?他可是匹狼!”一指高的她尖叫起来.

你可真吵,小花帽这样想.“请原谅,我只对比我略高大(起码等大)的生物感到有兴趣.”他的心情突然由于不知名原因变得很差.于是他走到窗边上,在将她吹出去之后毫不犹豫地关上窗子,“另外,在我面前谈漂亮…妳当镇上的人审美都与妳一样吗?”

妖精气呼呼地飞走了.

大黑狼从厨房里探出脑袋来:“嘿,你不要你引以为豪的形象了吗?”

“祖父教解家人永远不做多余的事情,那当然也包括我.”他趴在窗框旁边,天色渐渐暗了,然后说了一句无关的话,“我突然想吃秀秀家的糕点了.”

“可饶了我吧,我怎么能到镇上帮你买?”狼这样说,但是饭前小花帽还是吃到了印着霍字的海棠糕.

“今夜要下雨,”吃晚饭的时候,小花帽的眼睛老是往外瞟,“你住在森林会淋湿的.”

“我可是匹狼,总是会有办法的.”

小花帽态度诚恳:“我不介意你借住在我家.”

大黑狼无奈地揉揉他被帽子包裹的脑袋瓜:“我可是匹狼,住在镇上会吓到人.”

你担心这个?他还是没有问出来.

小花帽只是微笑,把他送到门外去:“也是,你可是匹狼…”

没有关系,门闔上之后他倚在门上打了个呵欠,你是匹狼,那我搬到森林里就好.

小花帽睡觉时换一顶小粉帽,每晚戴,总是不摘的,就像大黑狼即便洗澡时眼睛上也蒙着绑带一样,这是他后来知道的.

窗外雨滴滴答答,他在柔软的床上辗转反侧,莫名地讨厌这连绵的雨声,也许是担心谁会被淋感冒.

»»

第二天他是被门外的噪声吵醒的,公主的卫兵和妖精小姐的追随者们来为主子打抱不平了.

他尚未做出反应,隔壁家的猎人冲了出门.

张起灵手上的黑金刀泛着寒光,面色不太好看,那些乌合之众看到是他,立刻被吓跑了.

为什么要跑?他不解地甩了甩因方才切蘑菇而沾在刀上的汁水,许愿井水一样无波的眼睛有些迷茫.是担心吵着吴邪?你们没有,他睡得好.

小花帽有些好笑地从阳台看下来,猎人干巴巴地望他.

“有没有吵到小邪我不清楚,”他揉揉雾气朦胧的眼睛,自言自语道,“吵到我是真的.”

他朝猎人挥挥手,回了里屋.

这里真吵,森林肯定要安静许多,搬家的计划应该往前推一些才是.

»»

小花帽一蹦一跳地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脚步轻得快要飘起来.

编织筐里的葡萄酒在杯中摇摇晃晃,荡开漂亮的色泽.

他偏离了宽敞的大路,顺着野花走到森林里,视野突然黑漆漆的,但他并不觉得有多害怕.

“瞎子!”他轻轻地唤了一声.

悉悉缩缩的声音响起来,像是有什么在灌木里飞快跑过.

他看到闪着幽光的狼眼,瞳孔细长,分明是猎食者的眼睛,在他身上驻足时却耗尽了它所拥有的全部温柔.

“瞎子?”小花帽走近了些,手摸摸狼的鼻头,狼张嘴舔舐,糊了他一手口水,小花帽轻轻地笑.又转过去挠它的颈子,一狼一人闹了一小会儿,大黑狼变成了人形把他虚压在厚厚的枯叶上.

“你怎么来了?”他的耳朵还是狼耳,蹭在小花帽脸上有些痒.

这样说着,后者一咕噜爬起来去拿篮筐,从里面取出一支酒瓶.总是巧舌如簧的人终于露出一点符合年龄的稚嫩的羞涩:“二爷爷说见面不能空着手,这是我家酒窖最好的一瓶了.”

不必他说大黑狼也看出来了,市面上绝对难求的好酒,他没有说话,等着小花帽继续.

“我和除了你之外的所有人都商量好了,”他捧住狼的脸,“原先的房子租出去了,造房子的人找好了…”他清清嗓子,“我也要住到森林里来了.”

狼猜到他要说什么,口气像哄小孩:“可我是匹狼,你是…”

小花帽捂住他的嘴,眼睛亮晶晶的.

“我知道我是属于童话镇的小花帽,但它无法拘束我一生.”

“可王子与骑士,公主和母龙都可以在一起,大黑狼和小花帽凭什么不能?”

»»

黑瞎子忽地笑出声.

解雨臣被他吓了一跳,失手掐断了把玩的花茎,蹙起眉头看他.

“我在看你小时候的相片,”他举起手上的相簿,指指那个戴花帽子的小人,“越看越有意思,蠢得冒泡.再想起那时候你一定要粘着我的事儿…唉唉,我的小祖宗,您可别掐了,不蠢不蠢.”

解雨臣松手,坐到他旁边瞎翻了几页:“可真别说,再蠢也把某头狼钓着了.”

黑瞎子抬手做了个投降的意思:“我认输,你真不蠢.你打小就精,现在更是个人精.”爱人吊着眼尾看他,笑容美得心悸,配得上类似摄人心魄,面如冠玉这些词儿.

往日的大黑狼教他盯得心痒,略挫败地向后靠去:“唉,还是小时候那样子蠢好,我当初怎么就没看出你是这么个给赏不给尝,蹬鼻子上脸的恶劣性格?”

“我也没看出你是个这样容易受伤的性子,”昔日的小花帽身段已经长开,他往爱人温热的胸口蹭去,“毕竟是在森林里住的——借用小邪的话——我以为你要再草莽一些.”

“我比你大太多,性格这玩意儿,不是那么好理解的.”黑瞎子环住解雨臣的肩,“不过没关系……”

不过没关系,时间还有很多,不急于一时确认你的属性.爱情要像镇里的河,曲曲折折,要像情长的老唱腔,像东方糕点的飘香,飘过镇子的边边角角,飘过诗人的笔下,一直飘到你的心里住下.

故事最后的最后,屋子外头落着雨,雨滴经过森林交错的叶隙,敲出四拍的歌儿,落到爱人们耳里.

而小花帽睡在大黑狼怀里.

他们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

旧文搬运,黑花本命,然而比起薛晓薛,万分苦手.
我爱雨臣,我爱黑花.

评论(10)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