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蒲猫尾_🌺

天生我高贵艳丽到底。

【渣反/魔祖/天赐】痴。(原曲:电灯胆)

冰秋、漠尚、忘羡、花怜官配不拆。

薛洋/晓星尘,师无渡/师青玄/贺玄,自由心证。

  

《痴》

【冰秋】

飞花点叶持桨行舟

误入清静峰陡

冰河幸逢清秋

摇扇胜万花稠

初因双湖仙索一捆惹心动

后听埋骨岭万魔崩齐哭恸

还往日种种

才泪眼执手

【漠尚】

谁花镖着肉坎坷归北漠

谁违心彻夜相守太笨拙

一字句一斟酌

一唏嘘一两和

安定后知情丝骨没

【忘羡】

姑苏落拓

年少不忍他荒唐说

却立身侧

自愿受戒鞭三十折

兔奔顾酒烈涩

前襟有炮烙

十三载心头仍炽热

【薛洋·æ™“星尘】

万人皆唾

恩怨是非善恶纠葛

谪仙盲以甘饲魔

一叹入棺椁

锁灵自锁偏不认失魂落魄

八苦之外何必执着

不论死活

【花怜】

谢铜炉痛吻 割我殿前愚弱

终所向披靡 弯刀护你仙乐

再非无名客

三千不嫌多

血雨银蝶佐

战死当荣获

【水·é£Ž·åœ°ã€‘

瞒天过海不过鬼蜮一祸

高楼再难对酌

故友将旧恨着

清风止一朝明眸若

  

 

宇内神佛

未必可将人间勘破

山高海阔

任谁评我得失清浊

深信好事多磨

同道或路陌

相逢一刻注定因果

剧终幕落

戏尽头台下仍满座

或唱或作或揣度

来世当如何?

至恶齿下是否藏匿真情呢?

那扇 那人补齐么?

无解 泪落

(魔道祖师/天官赐福)薛洋、师青玄给您说相声啦!

视频已出,链接见评论。
画师: @祝茶茶茶
特别鸣谢背景板: @月落天白

原文地址:
<a href="http://huapumaoweimanxinyuchen.lofter.com/post/1f0eed00_12965667" class="f-atbox s-fc2" target="_blank"  >http://huapumaoweimanxinyuchen.lofter.com/post/1f0eed00_12965667</a>
 

视频: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5487143?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P1xrW28ONlBmVGdTL1Mvinfoc&ts=1542107592667

千岁/京夜有雨/余光中。

我写解雨臣,爱从牙牙学语写到咿咿呀呀,从少年风流写到意气风发。写他万般矜贵和温柔,最后写他年轻不再、眼角波纹。
 
可我还要继续,美人在骨不在皮,我不信他会真正老去。

 
-京夜有雨-

   伞不够包容。水珠顺着解雨臣发丝亡命天涯,流到他耳廓边却迟迟不落下。

   在黑瞎子看来这很像他带透明耳坠,圆润剔透的一枚,映影光怪陆离金迷纸醉。

   解雨臣没多在意,他往爱人一侧偏了偏伞,说想不到你是浪漫主义者。

  黑瞎子凑很近,余光里灯红酒绿都是朦朦胧胧。他只能看清不再年轻的解雨臣眼里碎了一地星,万般矜贵。

  他闻言沉默,后又笑起来:

  “宝贝,我一直都是的。”

-余光中-

  解雨臣笑起来总是很平淡,嘴唇薄得同花瓣一分二又合拢。下颚和鼻头轮廓锋利,月光湿湿冷冷地顺着滑落,圆满了一地李白的霜。云来,遮他淡春山般的眉眼,墨似融入夜深。钟情只需一眼!

  哪里再需要雪,他就是绝色,他立过的地方就喷出水仙红莲。

  
  所以黑瞎子朦朦胧的余光中都是他了,余生也是的。


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黑花双性转)

校园架空/百合注意。

  解语花青春期时患有性别认知障碍,那时候她剪比童花头更短的童花头,发尾堪堪到耳根。她没爹没娘自己当家做主,于是染头发还纹身。
   
  就这么一乍看不学好的小孩成绩偏拔尖,脑子是一等一灵光。她顶着一张阴柔清秀的脸和利落的粉短发同老师甜甜地问好,违纪多少条校方也尽量当看不到。
 
  认识黑瞎子完全是个意外,学校的后墙是她俩第一次打照面。记得那天九点过一半,解语花才到校,她寻思走大门不好看,于是决定从后偷溜进学校。
  碍事的书包才被她一使劲扔过墙那头,就听“哎哟”一声,也准备翻墙的黑瞎子被砸个正着。
  
  解语花听到声音已经来不及,她已经一脚踏空飞起来了。在矮墙上也没能刹住,很不优雅地往下栽,成功给黑瞎子造成二次暴击。
 
   “你咋回事儿啊小老……妹。”黑瞎子本来以为天上掉下的是个给力给气的粉红弟弟,定睛一看是个短发女孩,语气也就缓下来。

  解语花惦记着“男女授受不亲”赶忙站起来清清嗓子,红着脸把她拉起来:“你也迟到?”
  黑瞎子把撞飞的墨镜捡起来,她一笑,没呢,我早退。

  解语花一呛,蹙着细眉和黑瞎子对望。阳光正暖气氛正好——
  然后听教导主任一声怒嚎,两个女孩罚站到腿断掉。

  “这个初遇很不浪漫。”深受狗血言情荼毒的霍家弟弟评价道。
  她们闻言却相视一笑。
 
 
  学生时代许多革命友谊都是在一同受罚中培养起来的,黑瞎子和解语花不例外。之后两人常跨年级建交,今天游戏厅明儿烧烤摊,简直如胶似漆。
 
  解语花乐得跟这个大一岁的学姐吃喝玩乐,她身为“男孩”的自觉总让她抢着结账。黑瞎子也从没嫌过她小,反正这个漂亮妹妹又早熟又多金,交流无障碍,且是个提款机。
  其实黑瞎子有意识到这个小孩对自己的性别认识不清,但她不在意,人好玩儿就行。

  日子就这样在波子汽水碰水果啤的叮叮当当里过去,一晃晃到高年级。

  解语花的叛逆来得快也去得快,升上高中后她就把头发染回稳妥的浅褐色,慢慢留长了。黑瞎子偶尔会从后把玩她的发尾,抱怨一句“还是喜欢原先那个色儿”。她说这话时吐息全喷在女孩敏感的后颈,激起一阵颤栗。

  她就会有些生气地离远了,摸着泛红的耳朵佯装冷言冷语。学姐很好脾气地凑过去,嘴里说些乱七八糟的甜言蜜语。女孩们凑得很近,汗都是香喷喷暖融融的。
 
  到高二时候事情有些不对劲。解语花明显地心神不宁,她渐渐意识到自己也许是个“女孩”,这也让她感到极度不安。
  黑瞎子对此表示不解,因为她发现女孩不仅是对性别产生一种反感,更是对她接近的一种“反感”。
  
  解语花开始有意无意地避开黑瞎子,反正她能说会道的小嘴有无数藉口和理由。这样单方面的冷战持续了将近半个学期,本以为自己不甚在意的黑瞎子到底沉不住气。

  高考前几天黑瞎子决定去找解语花问清楚,她凭借身高优势将那个纤细又傲气的女孩堵在教室门口,一口烟喷到对方脸上:“我到底做什么让你烦我成这样?”

  解语花微微抬高了尖下巴,黑瞎子才发现那里生了一粒挺薄情的小痣。她还没来得及仔细揣摩,解语花就又做出了那个熟悉的蹙眉动作。

  黑瞎子以为解语花会说一句“借过”然后离开——就像她一直做的那样。万万没想到对方蹙着眉头、踮高脚尖就吻过来了。
  解语花的吻法很纯情,单纯地嘴唇贴嘴唇。黑瞎子从对方口中汲取到草莓硬糖的甜味,甜得她没有任何动作。

  “我想清楚了。”吻毕,解语花将黑瞎子手中的烟拿过来,很冷静地吸了一口,然后回吐给黑瞎子满脸,“我发觉我喜欢你,与我是个女孩没关系。”

  然后她笑起来,舌尖抵着上颚,琥珀色眼睛亮晶晶的,下巴上的痣也活灵活现起来。她从口袋取出阿玛尼的草莓红唇釉填满嘴唇,然后问:“怎么,你要不要拒绝我?”

  黑瞎子也笑了。
  她们又吻在一起,这回是黑瞎子主动的。

  女孩们相拥,黑色与浅棕发交织在一起,将校服分裂成色块。谁也没有在乎监控和未关的门,黑瞎子的吻技要比解语花好上一些,她把湿漉漉的唇釉吻化了,水渍搅和得小学妹耳朵通红,还硬撑着不推拒任何。

  不推拒同性间恋情,不推拒逆流而上、离经叛道。

  最后解语花依偎在黑瞎子怀里,看着学姐深杏色嘴唇上蹭过去的亮粉像水中星一样不断晃动。她眨了眨眼,终于意识到那是由于自己的泪水。
  
  显然,我的叛逆期没过去。她低语。
  “我一直都在叛逆——为了你。”
 
 

💗💖少女病*💖💗

RR贱*加菲(???)虫。

  死侍是一个精神病。
  这是全纽约人民公认的事情。他疯癫,他狂躁,有极强的伤害与自残倾向。
 
  韦德·æ¸©æ–¯é¡¿·å¨å°”逊是一个可爱的精神病。
  这是纽约好邻居压在舌苔底的事情。即使他疯癫、狂躁、黄暴,模糊的血肉底下藏着一颗脆弱少女心。
  

  这听起来似乎有些玩笑,但事实的确是这样。如果彩虹马玩偶、美乐蒂小挎包*、还有堆满桌的盲盒公仔还不够有力,那么彼得·å¸•å…‹æ— æ„åœ¨æŸœåº•å‘现的大盒化妆品应该可以证明。

  四肢修长且柔软的大男孩想了想,最终还是将那件“证物”放回原处。
  

  “韦德确实很在乎自己的相貌。”彼得小鹿一样清澈的蜜褐色眼睛里波光粼粼。
   雇佣兵也许会像一个女高中生一样,迫切地想用粉底盖掉脸上的痘印。
  

  这个场景该多有趣!好邻居不由自主地抿出笑容,而后又倏地悲伤起来。他的爱人总是因为那些丑陋的伤疤而自卑,并害怕得到他的厌恶。其实彼得关注的从来只有疤痕下掩盖的痛楚。
  而非那些胭脂色盆地。

  可是无论彼得解释多少次,那个佣兵都不会信。——这又是一条证据,大男孩想,他多像一个青春期女生,敏感、脆弱,封闭在小世界里,不接受任何人的好意。

  我认定韦德有少女病,而且深入骨髓,难以医治。伟大的蜘蛛侠不能允许任何一个市民生活在水深火热,哪怕只是心理上的。
  年轻的英雄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助人的机会。

  所以雇佣兵推开房门的同时,蓄势待发的小太阳就像一个糖心炮弹一样冲他发射过去,结结实实地撞在韦德怀里。
  “晚上好韦德,”他微微踮了一下脚,把光洁的额头抵在爱人的肩膀上,“辛苦的一天不是吗?需不需要好邻居的按摩服务?”

  韦德有点恍惚地反手关门:“噢甜心…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吗?雇佣兵的幸运周一?”

  (今天可不是恋爱纪念日、也不是相遇日。)
    [也不是他的或你的生日——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来着?]

  “嘿,”彼得抬起眼来,将雇佣兵的头套小心地摘下来,甩到沙发上,“只是一个归家拥抱。”
  韦德笑嘻嘻地捏他泛红的圆润鼻头:“可你平时从来不这样。是一时心血来潮还是做了什么坏事吗?勇敢地说出来,我可不忍心对你怎么样。”

  “你如果不一边说一边掐我的屁股,这话可能还令人感动一点。”大男孩声音又闷又软,像是在蒸锅里放久了的糯米。“我只是想,以前会不会对你有点太冷淡?”
  他有点尴尬地补上:“你是不是时常感觉不到安全感?”

  “噢!”韦德尖着嗓子喊出这样一句,“相信我宝贝儿,这世上没有什么比做蜘蛛侠的男友更酷、更有安全感的事了。毕竟你可是一个臂力二十五吨的怪力小孩?”
(他抱你时都不敢用力,他真是个天使。)
   [他小心翼翼的动作多可爱,他是个天使。]

  不用你们多说我也知道他是个天使。雇佣兵暗暗地给两个声音回嘴,目光温柔地向着表情纠结的男孩:“我是做了什么给你错觉吗?”

  “好吧,其实我想告诉你,韦德,不止你一个人患得患失。”他保持了一点距离,腰臀仍然被箍着,“就像你总是担心我会嫌弃你,所以尽可能地去弥补。但其实我也一样。”

  “你看,我曾是一个书呆,刚得到蜘蛛力量会把篮板拍坏、门把扭断。我做过许多至今无法自我原谅的事情,我失去过我的亲人、恋人、友人,很多时候我都觉得很糟糕。”

  “听你否定自己我的心都要碎了。”雇佣兵挤眉弄眼。
  彼得噗嗤地笑出声:“我是说,我们都不完美。”

  “我们都有许多毛病,担心着这些劣根性会影响到自己在爱人心中的地位。同样也在这样的惶恐中或隐藏或改进,我们想呈现出无暇的自己。
  我们往往太过敏感,在不必要的地方细腻。我们都患上了可爱又可气的少女病。但显然你比我更严重一点,哈哈。”
  
  大男孩很乖地眯起眼睛:我相信你能接受我的一切,即使我变老变丑、感官退化,大小便失禁,你的爱意也不会减轻。而我更会努力去接受你的所有。(前提不可以逾越底线。)

(所以……)
   [不妨大胆一点?]

  韦德·å¨å°”逊搂紧了仍然年轻而靓丽的彼得。

 ï¼ˆç”œå¿ƒè¯´äº†è¿™ä¹ˆå¤šï¼Œä½ åªç»™ä¸€ä¸ªæ‹¥æŠ±ï¼Ÿè®¤çœŸçš„?)
   [快吻他,蠢货。]

  在雇佣兵付诸行动之前,彼得·å¸•å…‹å·²ç»æ‚住他的脸颊,感受着指腹下屏息凝神的坑洼,嘴唇坚定地贴过去。
  蜘蛛侠给了一个史上最温柔的吻,空气和灰尘安静地记录着。
  而雇佣兵则负责加深它,那些深层的动作永远得靠他来做。大男孩打退堂鼓的机会已经没有了,只能涨红脸涨湿眼眶,幸福地被迫唇齿相依。

  十二点的钟声从很远的地方响起来,丑陋的蛾子扑棱着翅膀从他们耳边飞过直奔灯光。吻开始的原因、那盒化妆品、那些不安都融化在暖融融的气氛里。
  除却彼此,一切都无关紧要。
 
  
(‘嘘!那边窗户里亮起的是什么光?哦,那是东方,他就是太阳。’*)
  [让我们悄悄地亲吻吧,亲吻爱情,不要惊扰天荒地老。]

—FIN—

后记:

  一吻毕,韦德轻微地喘着气:“所以甜心你现在可以告诉我究竟是因为什么?”
  “因为我在柜子底下发现一盒化妆品,我怀疑你的少女病加重了。”彼得认真地说。

  “好消息是幸好你只发现了那个。”混蛋雇佣兵放肆地笑起来,浪漫荡然无存,“其实我还买了各式各样的假发、蕾丝内衣和蝴蝶结吊袜带。”

  “更好的消息是,”韦德压低嗓音到他耳边说,“那些都是给你准备的。”

/
*关于雇佣兵与英雄对少女病的定义:即具备普遍青春期少女的因素:少女心、敏感、自我、患得患失。
  *美乐蒂挎包:是七二太太的《两角关系》里提到的。 @72度.
  *选改自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

/
我既不会写荤话也不会写骚话,耍流氓耍起来像三岁小孩,
还是叫奶氓吧。
 
 
 

 

 
 

Billet-doux💌(Chapitre:3)

RR贱*荷兰虫。
前文见合集。

  “宝贝你闭眼了吗?”
  “闭眼了!”

“真的闭了吗?”
“我真的、一百分、用我所有的好来做担保,我闭了!”

 é›‡ä½£å…µæ²¡æœ‰å†æŽ¥è¯ï¼Œå½¼å¾—·æŽ¥å»å¤±è´¥åä¸€æ¬¡·å¸•å…‹èƒ½æ„Ÿè§‰åˆ°ä¸€ä¸ªçƒ­æºé è¿‘过来,他的喉结动了动,眯着眼睛看爱人靠近过来。

  十公分——
  五公分——
  三公分——

  “——喔不!”雇佣兵一下子退后,手忙脚乱地把面罩扯下来,同时发出尖叫。他声音几乎震破了青年敏感的耳膜。“你这个史上最甜蜜的小混蛋!芳心欺诈犯!”

  “你没闭眼睛!你的面罩揭穿你了,那两道性感的眼线没有贴合——你是不是已经看到了!?”他一个后滚翻站起来,不安地踱步,“我的蜜糖要离我远去了,我花了好大心思追他的!”
 
(哥们,是他追的你。)
  [附议,毕竟你是个逊咖,没勇气。]

  接吻失败十二次的蜘蛛侠有气无力:“首先,我没有看到。其次我想纠正一下,是我追的你。”
 
  (嘿,他和我有心灵感应!)
   [是我们。]

  “最后——”年轻的英雄站起来,也只不过过死侍肩头,“韦德,我受够了。”

  “不…”雇佣兵听到这话愣住,他的膝盖猝然下压,好像支撑他的所有力气被蹭入空气里。蜘蛛侠反应极快地冲过去,整个撞进他怀里,抱住、扶稳:“韦德,我希望你只对我下跪一次,而且是单膝的。”

  在他自己为这句话脸红之前,彼得接着说:“我说我受够了,指的是现在这样。你不和我接吻…呃。”他的耳朵烧起来,“我没有得到我作为恋人应有的特权,你懂吗?”

  高大的佣兵把他抱起来,两个人隔着一层面罩鼻尖对鼻尖:“宝贝儿,我敢保证,在这之外我能给你更多、更深的特权。”他的声音很低,又离得太近,撩起一阵热带风暴。

  蜘蛛侠挣扎了一下:“别这样……”
  “但除了这个。”韦德声音含笑,“我说真的,你不会想看到这张脸的。我自己都不会,我们都不会。”
   
  (这个‘我们’包括我。)

  “可这很不公平。”少年用一种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又甜又哑的语调,这在恋人听来简直是撒娇,“你看到了我的脸,连我嘴边的饼干屑都看到了。我却连你的手都没见过。”

  这当然是一个谎言。彼得悄悄地想。但是无关紧要。
 
  而雇佣兵则沉默了。

  “…好吧。”英雄故意叹了口气,他从爱人的怀里跳出来转过头,鼻腔里愤愤地哼出声。“没什么好奇怪的,书呆子彼得·æœ¬æ°æ˜Ž·å¸•å…‹æœ‰ä»€ä¹ˆèµ„格看到威尔逊先生的脸呢?”

  他把面罩拉好了,头也不回地摆手:“我宣布夜巡和约会结束,死侍。”
  
  蜘蛛侠的手抬起来,摁蛛网发射器的动作比平日慢了一拍,正好给身后的人一个机会。

  “我错了,宝贝儿。”雇佣兵追过来,从后将他抱进怀里蹭着他的发顶,“你说要见手,那就从手开始,好吗?给我多一些时间,嗯?自卑的雇佣兵也好想亲你,让你漂亮的嘴唇红过白雪公主。”

  彼得帕克在心中“耶”了一声,然后抱着手臂转过来,居低临下地点下巴:“看你表现。”

/

  蜘蛛侠面罩上的一双眼睛蹬得大大的——不是他想,但他一定要作出这副期待和认真的样。毕竟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爱人的手,huh?

  暗红色的手套被一点一点摘下来,逐渐露出来的是暗色肌肤,还有坑坑洼洼的伤疤。雇佣兵小心地观察着蜘蛛侠的表情,并决定在对方露出厌恶的第一时间就把这只手切掉。

  血也比这个好。他想。

  出乎意料的是,彼得帕克只是一个俯身,快速地紧握住那只手。雇佣兵这才注意到他也早将手露出来了——方便的纳米战服。

  限时限地,本世纪最动人场景:彼得那双柔软的、白皙的手握住他羞于见人的斑驳不堪,动作坚定而虔诚,男孩的脉搏声顺着血管传过来,和他交织在一起。
 
(真不敢相信,这感觉不是很赖!)
  [他永远是最好的,是他中和了我们的肮脏。]

  等雇佣兵反应过来,试图抽回手的时候,已经没有使力的余地了。他慌慌张张:“不,亲爱的……这很丑陋……”

  “嘿!它哪有你说的夸张,”小男孩把头部的制服也去掉了,露出乱糟糟的卷发和明亮如星的眼睛,“它只是受到的痛多了一点罢。”

  “而我——”他将韦德的手握着举高了,凑到脸边,“我很喜欢它。就像我喜欢你一样。”

  雇佣兵瞪大了眼睛,看着年轻英雄的动作。
  这是他收到来自蜘蛛侠的第一个吻。
  它轻柔得羽毛,落在手背的一块红伤疤上。

  “我开始嫉妒这块疤啦。”他颤抖着说,一动不动地坐着,“小甜熊,你是个实实在在的英雄,我说真的。”

  (你拯救了我。)
    [你拯救了我。]

  “怎么样,摘个手套不是很难,对吧?”彼得眼睛笑得弯弯的,“比不灭活那些罪大恶极的混蛋简单得多?”

  “但对于一个罪大恶极的混蛋来说可不是这么一回事。”雇佣兵好像恢复了打趣的精力,“你真不知道自己刚才有多天使,我有多想对你做一些不被原谅的事。”

  “你不会的,韦德。”蜘蛛侠很轻松地蹭过去,跨进他膝盖围起的壁垒,“你有自己的底线。”
  “不让你看我身体的任何一部分曾经也是一条底线,不和未成年谈恋爱也是一条底线。”雇佣兵试探着回握住彼得。

  “我很荣幸打破两条,不过更过分的还是算了,”英雄靠到他肩上,将话题引到别处,“韦德,你刚刚做得真好。我们之后可以牵手了。”

  “你在夸我…那我可以讨一点属于自己的奖励吗?”雇佣兵摩挲着少年的手指,轻挠他的掌心。
  后者因为痒而轻轻地笑,脸颊淡淡红晕真是要人命:“别…嗯?什么?”

  “在这篇荒唐故事的开始,你说你用身上所有的好地方担保你不偷瞄。”
  
(可你说谎!)
  [让人恨不起来的坏孩子。]

  韦德·æ··è›‹ä¾æ—§·æ¸©æ–¯é¡¿·å¨å°”逊缓缓开口:“那好地方中包不包括你的翘臀?”

  蜘蛛侠也呆住,随后他很快地扭动着从韦德身上起来,被后者死死地抱紧。韦德埋在少年颈窝里说一些腻歪话,手却一直搁在彼得腰部。

  雇佣兵真真正正地笑起来,低得像一只手风琴,
  而蜘蛛侠的心却像受惊的飞禽一样,剧烈地摇晃了。


—Fin—

后记:

  “其实我看过他面罩下很多次了。在那些突如其来的爆炸、坍塌之后,看着他残破的身体缓慢长起来,听他无意识的痛苦喘息,  相信我,没有什么会比那时等待更痛心了。”
  
 
  “当他终于长完整,变成月球表面那个样子时,我的心才放下来。韦德的每一块疤,都可爱得像一句情话。”

 

 
 
 

Billet-doux💌(Chapitre:2)

RR贱*荷兰虫。
前篇链接见评论。

  韦德威尔逊穿着一身天蓝色的伞裙,正前方的裙面上系着一块四四方方的围裙。黑色的圆头皮鞋——十点四三英寸的脚真煞风景——跳过这个,杏黄色脚背很伤赏心悦目。
  起码它是平整的,没有那些长在上面的洞洞。

  “我好像被卷入了一场格菱游戏,”他找到一条小溪,看到自己帅气的无暇的倒影,阳光一样的金发,还有漂亮的眼珠子和脸蛋,“你能相信吗?”
   并无应答。

  “事实上,我能。”韦德并没有因为脑海中空荡荡而懊恼,他无不欢喜地站起来,“嗒哒——全球最性感雇佣兵成功返校(homecoming)。太容易?喔这有什么呢,这可是漫游仙境不是吗?”

  “不过说真的,”他朝着空无一物的天空说话,“你认认真真地起了一个法文名字,但却要在文章中套用英国童话故事?我宣布最不和谐奖冠军非你莫属啦!”

  “嘿!韦德!”伴随着轻快的声音,一个纤细的身影同样轻巧地落在他前面,“我们快要迟到了,你还在说什么!”

  被点名的爱丽丝先生屏住呼吸,他小心翼翼地转过身来,看向(即将是)他的男孩,对方穿着红蓝配色的西装和中裤,怀表钉在马甲大翻领上,表底是黑红色的spideypool标志——classic!而彼得打着小卷的棕发因为汗湿而贴在前额,一双洁白的兔耳从头顶两侧伸出。毛茸茸的,美丽的生物。

  “我真后悔没有穿越回去拿刀逼卡罗尔*把爱丽丝和白兔写成一对。”韦德自言自语,而蜘蛛白兔困惑地歪头。

  “宝贝,你现在看起来真是可爱透了,比我被十升汽油炸飞那次更透。”他向彼得说,“我……我是说这样的我,可以抱一抱你么?这个机会很难得,没有这张帅脸做基础,我不太有勇气开口,我有少女病,你知道的。”

  求你了,别拒绝我,无论你是要蜂蜜还是要星空*,我都会义无反顾塞进你胸口。

  “当然可以了韦德!”那对兔耳朵快乐地竖起来,“来吧,揽紧我的腰——就像你总是做的那样,然后我要把你荡过去,这可能不太符合规矩,但没有时间了。”

  后者还沉浸在男孩甜蜜的允许中,直到他真正地飞在空中,嗅够了彼得发顶的华夫味,才想起来:“等等宝贝儿,我们要去哪?难道这个国度也要夜巡?”

  “当然不。”白兔说。很快他们来到了目的地,“这可是红心国度,我们是来赴宴的。”

  “皇后是谁?如果是铁罐,饶了我吧,我现在甚至都没有一样衬手的武器。”韦德说。“他如果轰烂我的脸,我就和他拼命。”
  “瞧你的记性!皇后是我的爱人呀。”白兔轻轻地说,“死侍,你在吗?”

  伴随着哒哒哒的高跟鞋敲击声,一个熟悉的家伙出现在茶话会的圆拱门。
  韦德威尔逊睁大了眼。

  那个盛装出席的,浑身布满可爱红心图案的皇后殿下,确确实实是他自己。死侍那一身标志性的紧身衣被包裹在礼服里,而白兔很快抛下韦德,向那边奔去。
  “死侍。”蜘蛛侠快活地嚷。

  “嘿亲亲蛛网,你是认真的吗?”金发的韦德伸出手,近乎恳求地说,“你选择他?而不是这个我?”
  “我选择的一直都是我认识的你。”彼得平静地回答。

  “这个家伙是谁?长得真像已经死掉的我,一点不稀奇,哼?毕竟这是漫游仙境。”那摊本应放在砧板上的烂肉用做作的、尖利的声音嘲讽着,“我脑海里有一个…还是两个声音在嚷着——”

  “他不属于这里,给我砍下他的头!”


  韦德·åŒæ—¶ä¹Ÿæ˜¯é›‡ä½£å…µ·æ¸©æ–¯é¡¿·å¨å°”逊惊醒了。他起伏的动作太大,几乎震碎吧台上摆放的其他酒瓶。

  同样震碎了另一个人的梦。
  男孩揉着眼睛:“唔…怎么…?”双双当机两分钟后,他惊喜地嚷起来,“你终于醒啦!”

  雇佣兵在意识到对面这个人是货真价实的彼得帕克兼他梦中情人的时候,第一反应是用手摸脸,确认面罩仍然结结实实地覆盖全脸后,他才注意到男孩担忧的眼神。

  “你没事吧?”彼得说,“黄鼠狼先生说你很少醉成这样……是因为我吗?抱歉……”
  “是的,”雇佣兵突然想起那个荒诞的梦境,他粗喘着,“你不要抛下我。”
  “什么嘛。”男孩嘟起嘴,“明明是你抛下我,一个人躲在这里喝酒。你是雇佣兵?我看是逃兵才对。”
 
  “我确实很想落荒而逃。”韦德说,“可是如果你能给我一个抱抱,我会杀死前一个想法。”
  “我是说,不去任何地方,不见任何人。此时此地,只是给我一个拥抱,好吗?”
  如果他不答应的话……他会答应吗?

  “当然可以,即使你现在满身酒气,我还是会拥抱你,只是你。”男孩从高脚凳上跳下来,俯身去拥抱韦德。他匀称的手臂穿过男人僵硬的腋下,坚定地在后背扣住。“即使你是在说醉话,这个动作我也想多保持一会儿,这让我感到很幸福,韦德。”

  “我没醉宝贝,我清醒得很。”他说。清醒地喜欢你,心脏也清醒地搏动和尖鸣。
 
  “你在发抖吗?”彼得出言询问,“你现在状态可不太好,你醉醺醺的,而且你闻起来……”男孩蹭着他的颈窝,只是皱眉没有放手,“不只有酒味。”

  [当然了宝贝,大约还有六次排泄。有些蒸干了,有些凝固了,还有一些被兜着。漂亮的排比。]
(噢,deadpoop!)

  “安静点。”男人突然发声,也不知道究竟是对自己还是对彼得说。
  “这可是我们恋爱后的第一个拥抱。”

*卡罗尔:《爱丽丝梦游仙境》作者。
*蜂蜜与星空:盲盒中较为热门的小马。(起码就笔者身边看是这样)
 
—未完待续—

还有一个三,全是甜的。

Billet-doux💌(Chapitre:1)

又名:当蜘蛛侠有了史蒂夫滤镜。
RR贱*荷兰虫。
双向暗恋,身份互通。雇佣兵尚未主动露脸。

第一次写贱虫,也是第一次写连载。
原谅我这睡前童话写手。 

  “我喜欢他杏黄色皮肤,汗毛——喔不,他没有那个。无数斑驳的rouge红盆地依附表皮,很像陨星撞击,我敢说他一定是浪漫主义。”青少年支着腮,脸颊飞起红来,“我也很喜欢他蜜褐色眼睛,在阳光底下亮晶晶得像枫糖浆,流动的那种……”

  “如果不是因为你的实验步骤没错一步,我真要以为你误喝了化学试剂。”内德把护目镜推到额头上,“哥们,究竟是什么蒙蔽了你的棕眼睛?”

 
  韦德·äººæ°‘公敌雇佣兵·æ¸©æ–¯é¡¿·å¨å°”逊。在玛格丽特姐妹喝闷酒。
  “你最近怎么了,”黄鼠狼躲在眼镜后头看着他的恶友,“既不接活,也不夜巡,总泡在我的酒吧里。难道是你在这发现比蜘蛛侠更好的屁股了吗?”
  “你最后那句话是个一百分假命题。”雇佣兵连斗嘴的姿态都显得蔫了吧唧,脑袋里的声音一直当机。“不可能会有谁比蛛网好的。——如果有,那我就杀了他,温馨提醒:别怀疑。”

  “可事实是,伙计,你现在撂下了你的全美最佳臀部整三天,吃喝拉撒全在这里——再详细一点,全在你的紧身衣里……”
  他擦着玻璃杯,假装看不见对方坑坑洼洼的中指:“更要紧的是,你还赊着账,不是吗?”

  “艸你的,”韦德有气无力地骂道,“哥们的情感问题难道比不上几杯臭酒钱吗!”
   [说不定还真不。]一个框框终于想起来挖苦。
 
  “可你什么都不说,我还能撬开你的臭嘴逼你吗?我可下不去手,毕竟是对一颗虎皮蛋,huh?”黄鼠狼说,“憋着没好处,那些毛病你比我懂。”
  “好吧!我会说出来,但你得用你的每一根毛保证给我好好出主意。”虎皮蛋先生自暴自弃地尖声叫起来,酒吧里其他人都见怪不怪地吵闹。他把玻璃杯子推过去,“给我加点勇气,吐真剂也可以。我是说嘿,再来一杯!”

  [你刚刚是不是想喊‘Another!’?]
(可惜被神抢先了,喔,deadpoor…)
 
  在韦德和他的脑内声音争执起来之前,黄鼠狼给他利落地满上一杯酒。他一饮而尽后又沉默了将近半分钟——这可是极其难得的。最后他终于张嘴,露出被无数人吐槽的黄牙说:“好吧,说出来你绝对不信——小蜘蛛对我表白啦。”
 
  酒吧里安静了一秒,而后大肆哄笑起来。黄鼠狼皱着眉头:“即使你不想付钱,你也不能编这么一个荒唐的笑话来塞我的嘴吧!”
  “我还有很多东西可以塞你的嘴。”他尽可能恶狠狠的,可其实自己都底气不足,“我知道我一直在发高热,我疯得要死要活,但是这次是真的。”

  [我能作证!]
(确确实实。)

  “就在三天前,没错,呃准确的说不是蜘蛛侠。是面罩下的他,那个卷头发小天使。”雇佣兵继续说,“他说他喜欢我!认真得耳朵都泛着枫叶色,可爱得要我一条命,我再杀死自己两次才确认那不是我的一个梦!”

  “我从来不知道你的文笔这么好。”黄鼠狼也认真起来,他压低声音,“虽然很伤人,但我还是不得不确认,你确定那是彼得而不是什么别的?”
  “即使他那双在人群里发光的棕眼睛能造假,那个屁股也绝对不能,信我,我肖像着那个解决了多少……”他突然住了嘴,重重地叹口气。
  [生理问题?]
(当然还有心理。)

  “我倒是没想到他发光的棕眼睛那么瞎。”黄鼠狼其实很疑惑,韦德的梦中情人向他告白,他却郁结得像是看到洛大肚子的亨伯特,“恭喜你雇佣兵,你现在不仅无恶不作,还杀人——在小男孩心上放火。”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韦德把面罩拉下来,彻底盖住惨兮兮的下巴,“小甜心喜欢的是会变好的·èº«æ‰‹è¶…帅气雇佣兵,而不是毁了容的瑞恩雷诺兹,曾经再性感也没有用。我是一摊烂肉,放在砧板上再差的厨师都不屑于剁。”

  “谁会接受这张脸呢?”他梦呓一般地自言自语,“去他妈的,这是比墨西哥卷没辣、出任务没带弹药包更糟糕的。我不想中断他的这份喜爱,太残忍了,而我也爱他。老兄,你永远无法想象,我愿意把所有盲盒开出的小马都送给他,所有的。”

   [嘿,你的心脏挖出来送他都没用。]
(想想吧,谁会接受这张脸啊?)

—未完待续—

第二章见评论!

 

黑吃黑。

不负责任小短篇/黑花地下恋情/吴邪以为小花单箭头。


    眼前这小女孩年龄不过八九岁,乍一看生着一张天真烂漫的脸,婴儿肥退得差不多,但腮边两块软肉很明显,像正含着糖果。
  一双眼睛眨巴眨,小猫般清澈得失真。鼻头小巧唇锋温柔,下颚不协调的硬朗都无足轻重。纤细的脖颈一掐就会折掉,孱弱得和寒风中草茎没两样。

  好一个漂亮的细伢。黑瞎子摩挲下巴。

  可惜唯独一处没有藏好,他想。眉稍勾起来锋利得像两柄柳叶刀,贸然吻过去唇瓣怕是会出血。

  这种锋利让黑瞎子想到不由自主地想到解雨臣。这个念头一旦浮现,眼前人与心上人就愈发相似。
  “我说小三爷,”他终于叼着烟含混不清地开口,“这位究竟是谁?”

  吴邪其实很想把只有一个的真相说出来,那就是面前这个干净无辜的小女孩是解雨臣本臣,他由于一些笔者暂时无法解释的理由,身体退回到三十年前的模样。
  至于心智……吴邪其实原先并不确定,但当他看到解雨臣轻车熟路地摸上全屋最贵的太师椅时就笃定了。


  星星还是那个星星,你解总还是你解总。

  不过吴邪不打算向黑瞎子解释,原因一是因为看女装解雨臣扮清纯让他有点重归儿童,二是因为……这天杀的黑眼镜整了他吴邪这么多回,他怎么也得报复一回。

  “你觉得这是谁?”吴小佛爷平静地把话扔回去,然后从张起灵手上抓了一根胡萝北吧唧嘴。

  黑瞎子挺认真也挺实诚:“……解语花的私生女?”

  吴邪沉默了,小女孩沉默了,张起灵也……他一直很沉默。


  “开个玩笑。”黑瞎子摆摆手,把咬湿的烟蒂塞回烟盒里。从衣袋取出一根水果棒糖吃起来,余光瞥见女孩眉头舒展。“是什么亲戚吧。”

  “咳,是。”吴邪应了,不知道黑瞎子还得问什么。
  “解语花人呢?怎么把小家伙放你这了?”

  吴邪悄悄捏了一下张起灵的手心,后者气定神闲:“在北京。”
  哑巴说话分量重过胖子在称上,黑瞎子颔首:“那叫我干什么?我正准备去钓鱼吃呢。”

  “你把她也带上呗。”吴邪肩膀点点,“胖子和隔壁大娘出村搞团健了,我和小哥,解决点事。”
  “什么事啊?”黑瞎子很玩味,“小孩儿不能看啊?那我能不能……”

  “呿呿!”吴邪老脸一红站起来作势要操扫帚撵人,心说小花我可就帮你到这了,之后你怎么戏弄他我可管不着。
  张起灵也站起来了,眼睛瞪着黑瞎子,好像对方真妨碍他和吴邪做哪档子事。

  黑瞎子倒挺无所谓地晃腿,直到小女孩终于伸出小手去捏棒头糖的塑料管,又拉又拽得男人一口白牙发疼。他叫他停手,没用,对方更欢天喜地地继续动作。还骑到他大腿上居高临下地嚷:“我要钓鱼!”

  男人没奈何了也站起来,顺便一弯腰一抄手把小孩搂进怀里:“鱼鱼鱼,小祖宗你可别闹腾了。”话是无奈的,墨镜底下眼角偏偏含笑,比烟更柔情。
  

  黑瞎子抱着小家伙往门外走,吴邪在屋里憋笑憋到咬腮帮,影帝张没什么表示,坐下来继续削萝卜皮。
  

  解雨臣趴在黑瞎子肩上往回看,喜滋滋地冲吴邪做了个鬼脸,正寻思着一会儿找个没人地方狠狠嘲讽黑瞎子,就感觉臀尖被掐了一下。

  他控制不住地轻哼住声,没收稳,尾部露出一点男音。


  而后一股热气吐到他耳边上,还带着甜甜的水果硬糖香,于是整个雨村都回荡湿润的喷息:“骗我有意思?小祖宗,小九?”

//

吴邪:黑灯笼吃定黑眼镜。
张起灵:反了。

在一部子供番里嗑糖嗑的很嗨……三句不离小虫的呆噗,还有什么“在这个游戏里只想用小蜘蛛”也太可爱了吧!(占标签致歉ovo)